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二章 发飚时间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鬼手信长?”“你怎么进来的?”我和佳哈几乎同时来,只不过内容不同而已。【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更新最新小说章节*提供在线阅读

    对于我们的表现鬼手信长似乎非常的满意。“哈哈哈哈……你们两个以为马上就能成功了,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吧?你们说要是我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会怎么样呢?不知道眼前这位变成巨大机器的法师大人会不会遭到众神的联合封印呢?至于紫日你吗……我看结果也不会好多少吧?”

    “你也不要太得意了。”我故做镇定的说道:“你难道真的以为把我们的话宣扬出去就有人相信吗?”

    “虽然我不敢保证所有的神都会相信,但只要有一个神来找你麻烦那就足够你受的了,何况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

    “这么说是没的商量了?”

    “商量?袭击我们城市的时候你有和我们商量过吗?”鬼手信长得意的说道:“你就准备和众神开战吧!”

    威胁完我之后鬼手信长刻转身跑了出去,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不让他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但我至少至少不能让他出去到处乱说,本着先做再想的原则我迅追了上去。穿过空间门之后我和鬼手信长一起摔进了之前那个空间裂缝之中,不过这次没有了带路的向导。鬼手信长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找到路度丝毫不减的向前狂奔,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将脑中记忆地之前走过地路线利用大脑中的芯片辅助功能叠加到我的视觉信号中轻易的就在看似没有路的空间中标示出了之前我走过的道路区域,只要我不跑出这个区域就不会掉进时空乱流之中。

    鬼手信长以我根本不敢在这里追他所以跑了一段居然还回头看我打算嘲笑几句,谁知道一回头就看到我人已经在半空中了而且正在朝他砸下来。事实上刚才把这里的路径标示出来后我就现了这里地奥秘,原来出口和入口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几米,之前之所以走了半天是因为路线是扭曲的,所以会让人产生错觉。在这种没有参照物的空间中人地方向感可以说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不过我不在乎这些,作为龙族我脑中地电子部分可以完成碳基生物无法完成的精密数据处理工作。刚才我就是因为看到了叠加后的路线才大胆的放弃了绕路而是直接跳过了这个跨度最小的路段直接砸到了鬼手信长身上。

    由于毫无准备加上我冲击力太大,鬼手信长根本没能抵挡住我地冲击,结果我们两个就这么抱在一起从道路的另外一侧滚了出去。我和鬼手信长同时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可惜为时已晚。我拼命地挥动翅膀却现居然完全飞不起来,而鬼手信长最后扔出的抓钩也在毫厘之差下没能挂住道路地边缘只能眼睁睁的和我一起掉下时空乱流之中。

    约向下落了几分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一丝冰凉,跟着越来越多地冰凉接触了我的身体,我很快意识到这些都是悬浮的水滴,不过问题是这些水一接触我的身体就会立刻变成一大片冰冻牢牢的固定在我的身体上。虽然我能把这些冰都弄下来,但更多的水点却贴了上来,结果就是我身上包裹的冰块越来越多,最后终于越了我的力量上限将我完全封冻在了一大块冰砣子之中。在我不远的地方鬼手信长也好不到哪去,而且由于力量属性较弱,他比我冻结的度还要快。

    随着冻结地过程我很快意识到了我们出现地位置。显然我们已经脱离了时空裂缝。但我们出现地位置显然是在高层大气之中。因为只有这种地方才会有这么多处于悬浮状态地过冷水。

    这过冷水实际上就是一种温度低于零度却依然维持着液态地水。按照大部分人地常识水一点低于零度就会变成冰。但事实却是某些特殊情况下水是可以在零度以下地状态维持液态地。而现在我们遇到地就是这种状态。这种零度以下地水虽然暂时没有冻结却已经符合了结冰地条件。所以一旦接触到别地东西打破它们地固有状态就会立刻按照大多数情况下地自然规律迅凝结。而我和鬼手信长就是被这种水冻结地。

    本来以我地条件从高空坠落到也没什么大不了地。问题是一旦我被冻成一大块冰雕再这么砸到地面上那可就麻烦大了。不用想我也知道自己肯定顶不住这种冲击。不行。绝对不能这么直接撞到地面上。不然肯定会挂掉地。多次挣扎无果后我已经能够看见越来越近地地面了。要是这么下去肯定会完蛋地!妈地。拼了!“终极完全体。”

    “那是什么?”德国铁十字城外围战场边缘几个正在休地玩家忽然现了天空中有两个拖着白色尾巴地东西向着地面急冲来。

    “好象是流星。”旁边地人回道。

    “不对。流星外面应该有火焰才对啊?”

    “难道是太空垃”

    “那更不可能了,这里又不是现实,哪来的太空垃圾?”

    “你们在看什么啊?”两个人正在讨论,旁边又有人问了起来,他们立刻把自己看到的东西指给那人看,结果那人也加入了讨论的队伍,很快战场上的大部分人都停了下来在讨论天上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事实上两边的主帅都现了这俩不明飞行物,而战斗之所以停止就是因为双方都把这东西当成了对方的秘密武器,毕竟这俩东西的声势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照这个度撞上地面的话肯定会引起剧烈的爆炸,而且威力不会比魔晶大炮低多少。不过……事情突然生么变化。

    两个正在下坠的物体中地一个突然亮起了一个紫色光点,跟着光点迅爆开一圈紫色地光圈,伴随着这光圈的闪耀那个物体似乎正在急减小,很多白色的碎片从物体表面崩落分解,而物体上的光芒则越来越亮,而且魔力感应比较强的人甚至能感觉到那东西的魔力级别正在不断上升中,其总量很快就越了大多数人的感应上限已经进入了完全无法衡量地级别了。

    “快看,那东西在减。”

    那个闪光的个体和另外一个个体忽然同时开始减,最终在离地面不到十米的

    个个体居然完全停了下来,其中那个闪光比较强烈忽然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了一堆生物,但是这些生物只要一出现就会被中间的个体吸进去,而且其度快地下面的人根本没看清楚到底都出现了些什么东西,很快这个闪光体周围的东西全都被吸收了之后另外一个不闪光的坠落体也被吸了过去一股脑的进入了闪光体之中,接着那个闪光体突然炸裂,一圈金色的球状冲击波以闪电般地度扩散开来将所有处于半径内的东西全部吹地东倒西歪,不少靠的近地生物甚至被吹到了几公里之外。

    金光爆裂之后在光团中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战士,这个战士身穿一套没有头盔地华丽战甲,战甲主体由黑白金红四色组成,其上点缀着大量闪光的宝石,而且还有一些能量组成的彩色光带围绕左右,不过最夸张的却是这个战士背后那对闪耀着耀眼金芒的巨大羽翼,那强烈的光芒甚至使人产生了处于盛夏的烈日之下的炙热感。

    “呼,总算安全落地了。”神秘战士呼出一口气,跟着又突然叫了起来。“咦?鬼手信长你这个混蛋怎么进来了?”这个掉下来的美丽战士自然是我,不过和体似乎出了点问题,因为我居然在体内找到了鬼手信长的意志。

    事实上鬼手信长比我还要急,因为我至少还占有这具身体的主导权,他却只能起到很微弱的作用。“紫日你这个混蛋到底把我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呢?你怎么跑到我身体来了?”

    “谁想跑到你身里去啊?快放出出来。告诉你,今天的事我肯定是要到处宣扬的,你就算这样困住我也没用,我就不信你能一直维持这个状态。”

    看到这个神秘战士在空两个声音互相吵架下面的玩家全都糊涂了,不过有几个人却没糊涂。阿修福德迅冲到了我的下面对着上面大声喊着:“紫日,是你吗?”

    听到阿修福的交换我将注意力暂时从鬼手信长的问题上移开了一下。“阿修福德。是我,不过刚刚使用技能好象出了点问题。这里是哪?欧洲战场吗?”

    “这里当然是欧洲战场。把战争挑起来又不管我了,我自己要是不在现场指挥铁十字城明天就要挂上英法国旗了!”

    “好意思。最近事情太多,我实在是没法分身啊!你先让你的人撤退一下,趁我的状态还没解除先帮你减少点压力。”

    “,紫日你不要太得意。”说话的是英法联合会的领,这家伙之前被我和阿修福德打的很郁闷,这会现这个从天而降的神人居然是我立刻就愤怒的骂了起来。“告诉你,不要以为只有你是高手,虽然你是战力榜第一,但我们已经聚居了很多欧洲的高手,今天就让你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蝼。”我向着那个家伙一指,一道金色的光圈立刻从我的手指尖上飞了出去,光圈一路向前越变越大,最后成为了一个直径四米多的巨大光圈并直接撞在了地面上。轰的一声巨响,那个指挥官连带着他背后站的一大群人全都变成了飞灰。

    战场上的人瞬间都愣住了。他们大多知道我很厉害,但是刚才的表现未免也有点出预计。过了好半天才有几个人反应过来大喊着:“快,叫特别狙杀队来!”

    这个所谓的特别狙杀队就是之前那个指挥官说的专门为我准备的队伍,他们的战斗力在欧洲都是排的上号的人物,要是在以前这些人绝对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但是现在面对地敌人是我,所以才需要集结起来一起围杀我。

    由于都是高手组成,所以这个特别小队地反应度非常之快,几乎是在瞬间就集结到了我的周围,不过这些人既然都是高手自然不太笨。

    看了眼他们的指挥官曾经站立的地方,然后其中一名圣士职业的玩家对其他人做了个少安毋躁的手势。“您是紫日?”对的语气非常客气。

    “大日本帝国地鬼手信长。”

    “闭嘴,这里没你插话的份。”我重新抢到嘴巴的控制权后再次以另外一个声音对那名骑士道:“不好意思,我的这个状态出了点问题把一名敌对人员也整和进来了,所以现在有点失控,不过主导权仍然在我这里。你们现在这样围着我是打算投靠我呢?还是……?”我用一个杀气凛然地眼神代替了之后的语言。

    对方集体向后退了一步,这个不是他们自己想退地,而是游戏里的附加属性造成的,他们自己是控制不了的。“虽然我们知道你很强,但我们也不是泛泛之辈。直说了吧!我们以前是一个魔宠蛋狩猎小队,虽然我们之中的每个人单独拿出来在游戏里也排不上什么位置,但我们的团体杀伤力绝对会让你意外。说起来我们和你也没什么节,但是这次我们收了人家地钱,所以……”

    “那就是没的谈了?”我直接一抬手。

    “小心。”圣骑士反应迅地大喊了一声,两名战士几乎是以瞬间转移的方式挡在了他地面前,跟着他们前方出现了两面巨大的盾牌,两名战士侧身顶在了盾牌之上,并且几乎在他们完成这个姿势地同时一堆辅助防御法术纷纷落在了两面盾牌和后面的战士身上。不得不说这个团队的配合真的是非常完美,甚至于我的魔宠都没有这样好的配合度。不过……绝对实力的差距不是技巧可以弥补的。就算你把太极拳的四两拨千斤练到顶级也别指望能拨开坦克,这是绝对实力的差距。

    瞬间完成的防御壁垒被我出的一道光刃命中,地面上瞬间多了一道一公里长五米多宽的巨大沟壑,至于那名圣骑士和那两名战士……除了坑边的几片盾牌碎片之外我没现任何残留。

    “妈的,太变态了!”一个英法联盟方面的玩家忍不住骂道。

    旁边的人也有同样的感觉。“就是啊!这样的战斗力根本没的玩吗!他一个人就能单挑我们全部了!”

    一名英国行会的小头目听到这话立刻训斥道:“别在这里败坏自己的士气。紫日的战斗我以前见过,并不是这样的。这个应该是某种技能,而

    是有时间限制的。大家先不要靠近,拉开距离看看说。”

    由于这个小头目喊的比较大声,外加本身距离我就不远,所以我也听见了他的话。对此我并打算掩盖,反正一会之后和体状态解除他们都会看到的。“嘿嘿!既然被现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个状态我确实不能一直维持下去,不过在魔力耗尽之前给你们添点麻烦还是可以做到的。”说完这话之后我又回头叮嘱阿修福德。“让我们的人撤回城里,我帮你们挡十分钟,抓紧时间休整一下把城墙上的机关都修复一下。”

    “明白。”

    由于我离开的这几天铁十字城一直处于战争状态,所以阿修福德根本没办法指挥自己人修理城墙上被破坏的部分,现在既然我能为他创造短暂的安全时间他当然明白该怎么做。

    “好了,现在该是我们的游戏时间了。”我一个人悬浮在半中看着对面的无边无际的英法联军。虽然这两天双方死伤无数,但由于开战的时候跳动的人实在太多,就算站那不动也够杀几天的,所以现在剩下的部队看起来依然还是无边无际,不过现在这无边无际的敌人却被我一个人挡在了铁十字城之外不敢寸进。

    我带着嘲笑的:光看着眼前的英法联军,嘴里讽刺道:“怎么了?难道我一个人挡在这里你们都不敢向前吗?或说你们打算等到我的特殊状态结束?我的这个状态虽然不是长效的,但如果一直站着不动几个小时也不会小时哦!”我这可不是在吓唬他们。和体后我地魔力虽然一直在掉,但如果我不动用技能,光是和体本身消耗魔力地度确实能让我站在那里维持七八个小时的和体状态,但是一旦我开始战斗魔力消耗就会成倍增加,所以他们不动反而会让我争取到更多时间。

    “他说的对,大家别害怕,就再怎么强他也只有一个人,所有人全力冲锋,不要给德国人修理城墙的机会,战斗不能间断!”

    “总算还有明人啊!”我很随意的笑了笑,然后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我突然出现在了联军的大部队中央。

    “哦天啊!”一个玩家因为闪不及一头撞在了刚刚完成瞬移的我地身上,跟着就见我的盔甲上红光一闪,一个半径三百米的红色光环突然爆开,所有范围内的敌人全部消失。

    看着眼前一片焦黑地地面感叹着:“这也能激报复属性?你还真够倒霉的啊!不过也无所谓啦!离我这么近,就算现在不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说完之后我转头看向圈外地联军,然后平举起右手,大量红色光点开始向我的手中聚集并最终组成了一柄长达两米的巨型光剑。光剑并未实体化,而是一直保持着能量形态,尽管有着两米长的剑刃,但由于没有实体,所以它的重量几乎为零。

    “我看看合体技能消耗完之前我能干掉你们多少人。”我挥舞着光剑原地转了个圈借助旋转的力量一个横扫,一道半月形剑芒立刻从光剑上飞射而出。前后也就一秒多地时间剑芒就跨越了一千多米的距离,而剑芒所经过地路线上的所有障碍全都无声无熄断成了两截。

    “嗯,力还不错。”看着光剑自言自语道。

    “别怕,大冲,他的技能总有消耗完地时候。”一个勇敢的家伙叫嚣着冲了上来,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轰的一声那个家成了一片红雾。

    其实我不是在耍帅,而是在试技能。这次合体我使用了所有我能指挥的动的生物,结果就是我的属性栏里多出了无数条全新的属性。合体之后我似乎是可以随意使用以前属于这些召唤生物的各种能力,而且这些能力的威力竟然是按我们合体后的攻击力计算的。像是刚才我挥出去的剑芒其实只是我的永恒剑附带的基础技能,但是因为现在我处于合体状态,结果那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技能居然变成了威力如此之大的攻击技能。至于我手里的这柄光剑,它实际上是由我的永恒剑和小号银月的那柄太阳之杖组合成的新武器,名字叫做永恒之日,自身为能量体,除了具备永恒剑以及太阳之杖的全部属性之外还多出好多组合技能,不过唯一的缺点是这把组合武器只在合体状态下才会出现,一旦我的合体状态解除它也会自动崩溃分解成永恒剑和太阳之杖。

    除了这柄剑,刚刚把那个玩家炸成血雾的技能则是来自辣椒的念力攻击。辣椒以前就有使用念力控制物体的能力,只不过当时的技能没这么强,现在合体后我不但能用这个技能控制物体甚至还能产生等于我合体后属性点的伤害能力,所以一个简单的念力爆破把那个家伙炸成了一片红雾。

    实验完这两个技能后我又开始6续测试各种属性。随手一挥,一片火云喷薄而出,近万联军在红云中化为飞灰。“原来龙炎变成这样啦!”我点着头再次向旁边一指,一道一才寸宽的红色火线立刻顺着我的指尖一直延伸出去两公里多才消失。完成这个之后我手指一动,火线立刻横移将两攻击半径内的一个扇形区全部点着,大片敌人在火焰中四处乱跑,惨叫声响成一片。

    “原来这就是小凤的火焰控制。不知道夜月的石化之眼能达到什么效果?”

    合体后我虽然可以使用夜月的石化之眼,但是却没有夜月那种无法控制的负面效果,需要我主动使用才会生效。转身对着敌人比较多的方向我启动了石化之眼的效果,跟着就看到前方一大片区域内的敌人开始迅石化,但紧跟着我又现自己的魔力值居然也在疯狂下降,吓的我赶紧把技能取消了,但尽管如此仍然造成了至少十万战斗生物地石化,不过我地魔力值这下也干掉了一多半,只要再多用一秒我肯定会因为魔力耗尽而从合体状态中退出来的!不过我自己知道这个技能消耗比较大,敌人却不知道,他们只看到我一个技能石化了十万多npcc和玩家。如此之大的威力瞬间把一部分人给震住了。

    “我们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一名英法联军的指挥官在指挥部里询问着周围的人。由于之前我的一个技

    了英法联军的最高指挥和他身边地人,所以现在这二线指挥官了。

    “我不太清楚紫日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一名长的相当帅气地青年忽然从指挥部拐角地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之前我就不同意对铁十字军动手,但你们既然做了,那我也没办法。现在我可以帮你们计算一下。

    先,紫日的战斗力表现和他平常地水平有很大差距,可以确定这不是他的正常战斗力。按照他自己说这是个技能,不过《零》是不可能有逆天技能的,所以这个技能肯定有着它自己地限制。刚才紫日石化了那么多人,这说明这个技能的杀伤力相当之高,那么由此我可以推断出这必定不是个持久性技能。”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持久性技能?”旁边一个英国行会地人反问道。

    “因为紫日没有把你也变成石头。”帅气青年走到众人中间继续说道:“如果这个技能有这么强地能力他为什么不干脆把我们的队伍全部石化?这只能说明他地实力受到限制。表面上看起来紫日瞬间石化了我们十几万人,但你们计算过吗?如果紫日不使用今天的状态,而是以正常状态召唤出他全部地召唤生物在我们的军队中胡乱冲杀呢?”

    一个还算比较明地人刻跟着说道:“只要时间足够他照样能干掉十多万人,而且还会多很多,当然这个过程中他自己也不能一点损失没有。”

    “那就是了。”帅气青年接着道:“所以说紫日的技能并不是什么逆天的属性,他只是将自己地能力压缩了。所以看起来他变的近乎神灵一般无可阻挡,但实际上他造成地破坏不是增加而是减少了。”旁边正有人打算插话,青年抢先一步说道:“不过破坏力降低并不是说这个技能降低了紫日的总体实力,事实恰恰相反,这个技能使他地实力上升了很多。虽然看起来他的总伤害输出下降了不少,但我们对他地伤害输出却下降的更厉害。如果他带着全部召唤生物有一起上我们就能拉开一个比较大的接触面同时对他的各个召唤生物动袭击,这样我们的伤害力将大大削弱他的实力,可是他现在这样只有一个本体,我们同一时间最多能有几个人对他动袭击,这就导致了我们几乎伤不到他。还有一点就是他浓缩了自己的力量后给我们的士气造成的打击非常之大,同时他还提高了他们那边普通玩家的士气。毕竟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看起来就是无敌状态,而且杀我们的人就跟捏蚂蚁一样,这种实力就算不能左右整个战局,最起码我们这边的士气是彻底提不起来了。”

    “你说了这么是没说该怎么对付他啊?”

    “答案很简单。”青年拿出枚坚果放在桌子上。“紫日现在就像这枚铁棘果,不但滚来滚去让我们使不上劲,而且还到处伤人。我们想要对付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轰的一声也不知道那个青年从哪摸出了柄战锤一口气将整张桌子连那枚坚果一起砸成了碎片。

    边的英法指挥人员只是一时没想到方法,并不是说他们有多笨。这下这个青年一做出行动他们立刻就理解了他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连我们的部队一起使用大威力的级武器进行覆盖性攻击?可是这样我们的伤亡会很大的?”

    “们可以不用,不过让紫日这么冲来冲去伤亡人数迟早会达到甚至过在自己队伍里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伤亡人数,至于士气之类的东西那就更不用问了。”

    “就他说的办。”刚刚被我干掉的英法联军总指挥忽然从帐篷外面走了进来,显然他是刚从复活法阵复回来。

    “可是总指挥?”还不舍得自己地部下。

    “没可是。”总指挥近乎咆哮着吼道:“你想让我们吗?”

    “不,我……我去通知特别部队准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总指挥点点头挥手让他出去,然后转身对另外一个刚跟着自己复活回来地人命令道:“你去通知长剑部队马上顶到前面去,把所有外围部队都撤出来尽降低我们地损失。”

    长剑部队是这位英法联军总指挥自己行会地精锐部队,等于是他的嫡系部队。英法联军说是联军其实就是一些大型行会的联合体,之间并没有多少统属关系,因此大部分都不想让自己的部队白白牺牲掉,不过现在总指挥把自己的嫡系都派上去了他们就算再不要脸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因为是紧急情况,所以英法联军地办事效率出奇的高,我正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忽然就感觉阻挡我的队伍生了变化。当然,我现敌人地变化不是因为这个长剑部队比一般玩家厉害,而是因为他们地防护装备全都是统一的,虽然武器各不相同,但一个颜色地盔甲和法师袍还是很好认的。至于说我为什么没有现这支部队比之前遇到的厉害你能现蚂蚁中最强壮地个体比最弱小的个体力气大吗?这根本不可能吗!精锐部队虽然厉害,但以我现在地状态砍什么人都是一招一大片,我哪感觉地出来他们到底有多少实力啊?

    这边联军指挥官的嫡系部队忍受着巨大伤亡硬拖着我地行动,外边英法联军的一般部队则在迅地向四面八方撤退力图拉大我们之间的距离,而在战场后方英法联军地特种部队则在以一种比前方的长剑部队更辛苦的状态努力着。事实上英法联军所谓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非什么特殊攻击性道具,也不是什么禁咒之类的攻击性魔法,而是一个巨大地召唤阵。

    空旷的场地上七十二堆小山包一般地魔晶石堆排出了一个奇怪的召唤阵,而这些魔晶石堆之间地线条则是由清一色的牧师系年轻女性玩家组成的。除了这些女孩子之外,在整个整法的中心点上还有一块直径一米多的完全由各种珍贵宝石拼出来的祭坛。在这个祭坛之上站着一个女人,要是我在这里肯定会认出她来,因为她正是那个欧洲第一美女维纳斯。

    此时的维纳斯正站在祭坛中央唱着一音调古怪的歌曲,听起来似乎好象是歌,可又没什么调子,总之感觉

    。在这个巨大的宝石法阵附近,三百多名男性光系一个巨大的松散圆圈,他们此时也在念着奇怪的祭文,似乎很忙的样子,而其余人员则只能在一边干着急。法阵从摆好开始除了这些启动它的人员外就不能再有别人进入阵内了,所以外围人员此时都在一旁紧张的等待着。

    “快好了吧?”之前在指挥部里被骂的那个家伙此时正站在法阵外围紧张的询问着身边的一名光明系高等牧师。

    牧师玩家一边盯着法阵一边回答:“目前看来一切顺利,维纳斯小姐的歌唱技巧真的是无与伦比,这么复杂拗口的歌曲她居然能连续不断的唱上十多分钟而不出错。”

    “这就是为什么她能成为我们欧洲男人第一梦中情人的原因。”说到这里这个家伙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对了,你们之前说维纳斯小姐能控制那个家伙多久?”

    “大约十到十五秒。”

    “就这么点时间及吗?”

    “我们之前计算过,摧毁铁字城最后防御五六秒也就差不多了。从这里赶到那边路上大约需要一秒,即使算上对付紫日的时间应该也不会过十秒,有五秒时间用于反召唤我想应该够了。

    ”

    “希望你们的算别出差错,那可是真正的高端武力啊!平时有系统规则限制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可这次是我们主动招惹人家的,万一……!”

    “请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个万一生的。”

    “愿吧!”

    边紧张的召唤工作正在进行中,那边我已经快把长剑部队给干差不多了。英法联军地总指挥显然是低估了这种状态下我地杀人度。如果只是一般的属性强悍,对付玩家总得一个一个杀,哪怕你度再快想要干掉几万人也是需要些时间的,不过现在的情况是我的技能也得到了属性叠加,所以根本没有按照他们计划的一个一个杀,而是一片一片的轰成灰。这样下来部队地伤亡度就明显过了他们的计划。

    这死掉的精英都是人家英法联盟总指挥的嫡系部队,看着队伍消耗这么夸张他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为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没准备好?”

    一名玩家立刻靠上来解释道:“那个法阵地启动过程需要二十三分钟,现在才过去十七分钟,只要再等六分钟就行了。”

    这个总指挥自己也知道法阵的启动是需要过程地,刚才火只是一时情急,并非他真的要让法阵提前启动。他挥挥手让那个玩家退下,然后转身对跟着自己的另外一个人道:“去叫罗恩,让他带神之猎手去协助长剑部队挡一挡。”

    之前建议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那个帅气青年忽然拦住了转身要去报信的那个人,然后对英法联军总指挥道:“神之猎手这次只能算是雇佣兵,让他们出动是要按分钟收费的,再说以紫日现在地状态就算派他们上去也是一招就灭。”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看着紫日杀光我的长剑部队然后冲进别地部队中和我们的人搅在一起最后带着大批我们地人员吗?”

    “不不不,我可没想那样。我的意思是紫日现在地状态已经不是高手能对付的了,你也看到了,他现在杀人根本不会对哪一个人出手,完全是一扫一片,所以我们派高手根本没用。我看不如派一大群亡灵法师过去,然后用低级的骷髅海堵住他。就算他的攻击力再强,覆盖面积总是有限的,只要我们能把他的覆盖面积填满,低级兵种和高级兵种又有什么区别呢?”

    指挥里的所有人听到这个话之后都是眼前一亮。“对啊!我们怎么没想到啊!哎……都是让这个该死紫日给搅的!”

    亡灵法师在玩家中的比例可以说并不是很低,况且这样大规模的战争中就算比例低,用绝对数量填也足够找出一大群的亡灵法师。这些亡灵法师被统一聚集到了一起,然后开始使用大规模的集体召唤术。所谓的集体召唤术不是说大家站在一起召唤亡灵,而是合众人之力开启一道通向冥界的通道,跟着只要把大批的亡灵叫出来就行了,这比一个个的召唤亡灵要划算的多。一个个的召唤亡灵等于没召唤一个亡灵就要破开一次空间障蔽,但是这种大规模召唤却能开启一次通道放出一堆亡灵,虽然大通道比小通道费魔力,但是平均到召唤出来的每个亡灵头上,数值还是有所下降的。

    我在那边正杀的过瘾,忽然就现面前多出个黑色的大洞,跟着成片的骷髅和僵尸出现在了大洞内部。一名英国的亡灵法师站在一个用人骨制作的高台上得意的叫嚣着:“哈哈哈,紫日你不是厉害吗?有本事和我们召唤出的亡灵大军打一杖啊?啊哈哈哈哈……”

    就在那个家伙得意的笑声中我却愣住了。因为从空间门里走出的亡灵大军的前锋居然举着一面我很眼熟的旗子,更离谱的是扛旗子的那个黑暗圣堂前面的两个一看就是指挥官的亡生物我居然都认识。

    “呦!好久不见啊。”我挥手打了个招呼。

    带队的两个亡灵也是一愣,其中一个大巫妖盯着我看了一会才恍然大悟的认出了我。“原来是紫日阁下!您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里是欧洲战场,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欧洲战场?”那个大巫妖身边的黑暗圣堂立刻从身后的侍卫手里接过的一枚黑色水晶球并将其举起来对着天空照了半天才赶紧对身边的大巫妖叫道:“这边是德国的铁十字城附近,你们哪个混蛋带的路?怎么跑这边来啦?”

    一只小恶魔飞到黑暗圣堂面前害怕的说道:“禀告大人,是那些人类乱开传送通道,我并不知道这条空间通道上会突然多出一个出口,我以为一直按着这条路走下去就是出口呢!”

    “混蛋,要是一直都是直路我还要你们这些斥候干什么?”骂完之后那个黑暗圣堂连忙对我道歉:“真不好意思,这是个小误会,希望您不要禀告迪坦斯大人,您和大人之间的协议我们都知道了,这次是我们自己跑错了路,不关大人什么事。”

    好了,我又没说什么。你们还是赶紧去办你们自己:别在这挡着我杀人了。”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走。”黑暗圣堂和那个大巫妖一起转身对着后面吆喝着:“全体都有,后队变前队,马上返回。”

    庞大地黑暗生物军团在一地的碎眼镜片中掉头开回了空间通道中,而那个空间通道也立刻消失不见,留下的则是一千多名没有任何保护的亡灵法师直愣愣的站在我面前呆,其中那个带头的亡灵法师脸上还保持着之前的笑容没完全退掉。

    “很意外吧?”我看着呆呆:亡灵法师道:“说实话我也很意外。到底是哪个白痴让你们召唤亡灵生物的?没有人告诉你们我和迪坦斯关系很好吗?”

    “你你你……!”

    “我并没什么特的,只是你们太笨了。”我说着随手一挥,一道风刃瞬间将前方的一排人切成了碎片。“让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东西。”

    “既然你想死那就让你见一下。”一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地英国玩家突然对着后方大喊了一声:“散开。”呼啦一下我们附近的英法联军士兵都跑到了很远地地方,而且看样子他们还打算跑的更远点。

    正当我在那惑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英法联军的大后方突然射来一道蓝色的流光,跟着丝毫没有停顿我在被流光接触的瞬间就听到了生命值下降地警告声,但是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我的生命值就突然见底,跟着我整个人在天空中大爆开来。当然爆出来地不是装备,我身上的装备有系统附带地不可掉落属性,无论如何也是爆不出去的,刚才爆地是我和我的召唤生物。在我挂掉的瞬间所有的参与合体的召唤生物全部从我的身体中爆了出来,周围的人只看到一大片生物像井喷一样四散开来覆盖了老大一片土地。

    在这个爆炸的过程中居然还现了合体的一个隐藏属性,那就是当合体状态的生命值降到零之后我不会马上死掉,而是会被强制解除合体状态分离出我的召唤生物,而且我和我的所有召唤生物都还能剩下十分之一的血量而并不是濒死状态。尽管剩的血量不多,但十分之一总还算有点,只是现在我却没空为此而感到高兴,毕竟天上还悬着一个呢!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我是被什么人或说是什么东西干掉的,从我看到那束流光到我被强制解除和体状态总共也就两秒而已,而这两秒中有一秒多实际上被那个袭击我的家伙用来跨越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是说他和我的实际接火时间还不到一秒。能在一秒之内干掉我的是什么东西?要知道自从完成神力封印任务之后我就算遇上迪坦斯这样的伪神也能勉强挡上一阵,底是什么东西能在瞬间干掉我呢?

    然我很想搞清楚那到底是什么玩,但对方却没给我任何机会,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家伙就突然丢下了一枚蓝色的小光点,跟着光点突然爆炸,但是没有火焰和冲击波,所有在爆炸范围外的人都只看到我所处的区域像镜子中的世界一般突然碎成了无数碎片并消了一片黑暗之中,最后那片黑暗突然收缩成一个黑点并彻底消失。在这一连串的变化之后周围的空气突然像泻洪一样疯狂涌入了那个黑洞消失后留下的区域,而此时大家才现黑洞消失的区域已经什么都没剩下了。不管是地面上的尸体还是我的召唤生物,甚至连地面都不见了。这边区域完全变成了一大洞,而其中的空气则是刚刚才涌进来的,也就是说那个黑洞连泥土都一起吞掉了。

    成以上这一系列动作实际上不过也就是两秒左右的时间,之后那道流光突然转身射向了铁十字城所在地区域。阿修福德看到那东西瞬间干掉我之后又朝自己这边射来当时就傻掉了,别人不清楚他可是知道我地实力的,能在两秒之内把我轰到连渣都不剩那是什么实力?面对如此强敌哪有人不怕的?和阿修福德相反的是英法联军这边却是一片欢声雷动,毕竟他们的秘密武器总算压过了我这个人形凶器,不过他们的欢呼并没持续多长时间。

    就那道蓝色流光即将到达城墙之前,一道白色的光芒屏障突然出现在流光之前将流光挡了下来。由于事情生地太突然那道流光并没做好准备,结果被光芒反弹了回去似乎还受了点震荡。直到这个时候铁十字军这边才有人看清楚那道流光的真面目。那是一个女人,不过又不完全是。现在这个女人的身体外面正罩着一层似有若无的蓝色光芒,而这光芒则组成了一个盔甲武士地形象,看上去就好象是这个蓝色武士的体内有个女人一样。随后有人忽然现这个女人居然就是那个欧洲第一美女维纳斯,这个现可是让大家震惊不已。维纳斯地美丽整个欧洲都知道,但并没有人她什么时候具备了秒杀我的能力。这个女人难道隐藏的这么好?

    下面的人的猜测当然不会影响到上面维纳斯的想法,她现在正处极度地震惊之中,因为她根本就没想到居然有东西能把她挡下来,不过她现在可没时间想那些有的没地,她只有十五秒时间,如果十五秒之内不能回到那个召唤阵中那就意味着他们要倒大霉了。刚刚她用两秒的时间跨越很远地距离到达我的面前将我打到强制解除和体状态,跟着灭掉我和分解出来地召唤生物又耽误了两秒,之后到达城墙前又用了一秒,也就是说她还剩十秒回到那个召唤阵。因为时间紧迫她也没研究是什么把她挡了下来,而是直接想要再次向前冲,可是一团红色的火焰却突然出现在她的正前方将她的路线给挡的死死的,跟着火焰轰的一声猛的升滕了起来并迅消失,可是火焰消失后却在原地留下了一个人。

    “紫日?”这声惊呼几乎是同时出现在在场所有人的脑袋里的,当然有些人是惊喜有些人却是惊吓。

    在所有人的疑惑和惊呼之中我开口了,可声音却不是我的。那是一种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不但音量巨大而且还带着极强的共鸣音,任何听到都能感觉到那声音中形同实质的威压。“思凡萨

    允许你出现在人间的?”

    “思凡萨斯?”维纳斯对我的话很疑惑,她完全不知道这个思凡萨斯是什么东西,不过她到是很快注意到了我的异常。由于距离比较近她注意到了别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那就是我的眼睛里居然没有了瞳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苍白,似乎其中还带着隐隐的雷光,这双眼睛可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至少维纳斯认为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眼睛。

    在维纳斯疑惑的目光中我再次开口了。“不。你不是思凡萨斯,可是这力量……?难道凡人也能指挥高等侍神了?说。你用什么方法借到了思凡萨斯的力量?”

    听了这番话就算维纳斯再傻也该明白过来了。显然我现在并非我,至少那个声音不是我的,而维纳斯至少可以肯定正在问她话的意志应该是个和她召唤的这个能量体同级的东西,甚至可能更恐怖。虽然很想解释,可是维纳斯知道她没时间了。就是我出现的这会工夫已经耽误了五秒多了,剩余时间不足五秒,她根本没办法完成预定任务了,现在必须跑,要赶紧把这个该死的麻烦送回去他本来的世界,否则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只是她却忽略了我的存在,诶……应该是现在控制着我的这个意志的存在。

    维纳斯突然转身向着来时的路线飞射而去,可是她刚退了不到十米就再次被一道光幕挡了下来,同时光幕后方也出现了一个身影。熟悉我的人立刻就会认出来那是小凤,而与此同时在维纳斯左右两边又出现了两个生物,其中一个是夜月,另外一个则是阿嫡娜。我们四个将维纳斯完全挡在了中间,这下她可急了。这一挡已经耽误了一秒,剩余时间只有三秒多了。她迅向上想要绕过去,可是我们四个立刻跟着她一起向上依然牢牢的把她挡在了正中间。现上升无用维纳斯又开始飞下坠,可是结果依然,而且这一来二去又耽误了两秒,维纳斯已经急地快疯了,可是面对四个几乎是同级地对手她却完全无能为力。

    可能是实在没法了,维纳斯突然向直接挡着她的凤出手了。只见小凤身边的空间突然碎裂,可是小凤却像一个重叠在画面上的虚影一般,任凭空间粉碎对她却没造成任何伤害。接着小凤突然开口说话了,不过声音却是个男人的声音。“你只是借用了思凡萨斯的一部分力量就以为可以伤害到我阿摩拉德吗?”

    如果现在有人像我一样道内幕的话肯定会惊叫出来,因为这个阿摩拉德不是别人,正是十上位之一地火焰神阿摩拉德,和大地之母是同级的存在。

    虽然这话很人,不过可惜在场的几乎都不知道阿摩拉德是谁,所以谁也没表现出什么来,唯一反应激烈的也就是维纳斯了,因为最后地时间终于到了。十五秒一到她的身体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场地中剩下地只有那个蓝色的虚影而已。那个虚影似乎有些迷糊,他疑惑的转头看了一圈才对着我这边略一欠身。“请问盘古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的凡响可比之那句强多了。阿摩拉德确实没人认识,可是盘古名声太大了。作为我们行会的联盟行会,铁十字军的人几乎都对中国文化多少有点了解,这个盘古大神他们几乎都知道。

    “日怎么可能会是盘古?”阿修福德身边地一个玩家惊叫着。

    比之下阿修福德就要比那些普通玩家镇静多了。“那不是紫日。现在操纵紫日的不是他自己地意志,现在这个只是紫日的躯壳而已。”事实上阿修福德猜地一点都没错,因为铁十字城外面这么热闹的时候我却卡在阴曹地府在那脾气。刚才中了那招之后我确实是挂了,然后我却没有在最近地铁十字城的复活殿复活而是莫名其妙的被传送回了中国这边的阴曹地府,而且还被告知因为我的躯体正被另外一个灵魂占据所以我暂时没办法复活只能以灵魂状态在地府先游荡一段时间。

    且说我在这边飚,欧洲这边对话还在继续。那个我的躯体对那个虚影道:“我们还想问你呢!刚刚我们留在人间的力量戒指突然感应到了上位神的力量,而且居然还是老大雷蒙斯的力量,所以就跑来看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你在这里。你不好好跟在雷蒙斯老大身边跑人间来干什么啊?不知道我们上位神和高等侍神都不能下界的吗?”

    虚影委道:“我也不知道啊!刚刚我还在和雷蒙斯大人最近修补空间裂缝的情况,谁知道突然就失去了意识,再清醒来就已经到这了!”

    另外一边的夜月拖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后对盘古这边说道:“哥。我看是下界的人找到了借用我们力量的方法,思凡萨斯又不是新人,这种低级错误他是不会犯的。

    ”

    “女娲说的对。”阿嫡娜这边也开口了。“我看这事不适合我们处理,毕竟不管是思凡萨斯还是我们出现在这边都会严重影响到这边的能量平衡,我们还是尽量不要给雷蒙斯大哥添麻烦的好,要不然他又要忙四处修补空间裂缝了。”

    “可是让凡人这样随意的召唤我们的力量不是更危险吗?”占据小凤身体的火神问道。

    “我又没说不查,只是不能让我们自己来查。我看还是把这事交给紫日吧?好歹我以前也和他谈过话,这小家伙办事还是满稳重的。”

    盘古点了点头。“那就按努的意思办吧。思凡萨斯,跟我们回去吧。”

    “是。”思凡萨斯躬身行礼然后五个身影突然同时一亮,但是除了思凡萨斯是真的消失之外其余四个身体却突然从空中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我在地府飚忽然就感觉到周围环境一变,跟着我就感觉到自己正在往下掉,然后轰的一声摔在了地面上将地面都给砸出了一个大坑。“靠,这是哪个混蛋坑我啊?”我揉着腰从地上坐了起来,而背后的城墙上阿修福德则是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下是他的本体回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持作,中文网!)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唐砖 火爆天王 全职高手 官术 光明纪元 修真老师生活录 重生之温婉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