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三章 上位神的任务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啊……我的脖子!”夜月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一脸疑惑的说道:“奇怪,我怎么感觉身上好象充满了一种很亲切的力量啊?”

    阿嫡娜那边也叫了起来:“怪了,怎么我身上有这么密集的水元素啊?这浓度都快过水下环境了,可是为什么水元素没有凝结成水滴呢?”

    “哇哈哈,火焰之心。【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小凤从坑里爬出来没有喊疼反而是兴奋的叫了起来。“我身体里居然凝结出了火焰之心,难道刚才我升级了?”

    “都别吵,我们这是在哪?”我惑的看了下周围,跟着就现我居然又回到了战场上,更奇怪的是我的等级居然没降,也就是说刚才的死亡没有生效。

    我正等着魔宠们的回答,忽然听到阿修福德的声音。抬头一看现阿修福德就在我上方的城墙顶上拼命向我喊着什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但是阿修福德一直在指前方,明显是让我看那边。我疑惑的低头看向他指的方向,结果就看到漫山遍野的敌人向我冲了过来。

    “靠,趁我刚解除和体想占便宜啊?”

    事实上敌人也就是这么想的,不过就算暂时不能和体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捏的软柿子。当然,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虽然属性提升了,但我的生命值和魔力值却全都是空的,这种状态可不适合作战。反正城墙就在背后,我打算进去先避一避,可是当我走到城门下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不管我怎么砸,城门居然始终毫无反应。眼看着敌人越来越近我也开始着急了。“靠,阿修福德你到是快开门啊!”

    “主人,看上面。”夜月站在城门洞外指着城墙上面喊我,我连忙跑出来抬头看上面,只见阿修福德地几个手下正拉着一张巨大的白布,布上还写着字。

    “城墙被不明力场屏蔽了,我打不开城门!”念完白布上地字我立刻傻眼了。屏蔽?怎么可能有人能把城墙给屏蔽掉?我张开翅膀飞上墙顶直接悬停在阿修福德面前,结果居然现城墙上真的多了层东西,虽然我和阿修福德已经面对面了,但是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无法飞过去,整个城墙都被一道看不见地力场挡在了后面。

    阿修福德对着我拼命的喊着话,不过透过这层力场后声音已经小到快听不见了。“紫日。你快走,这力场不是我们搞出来地,现在我们没办法控制它,你先跑吧!让敌人抓到你就完蛋了!”

    我点点头然后大声对里面喊道:“知道了,你们自己小心,我先闪。”喊完话之后我先降落下去将魔宠都收了起来,跟着就打算跑路,可脚还没迈出去就被一道突然出现的大门挡了下来。

    “大地之门?”

    挡下我地东西分明就是我存放召唤生物的大地之门,只是刚刚我根本没召唤它,可它却自己出现了。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大地之门忽然自己打开了,而大地之门正站在门后看着我。不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大地之便先开口说道:“你进来,有事和你说。”说完她便转身走向了她的宫殿。

    虽然不清楚大地之母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但反正现在我也要跑路,干脆先进大地之母那里躲一躲先,等大地之母的事说完我地生命值和魔力也应该恢复差不多了。以我的属性只要生命值和魔力恢复,想跑路那是根本没人拦地住地,所以我也不怕一会出来会被人包围。

    带着惑的心情走进大地之门,跟着大门在我身后自动关闭,追到跟前的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消失在他们地视线中而无能为力,更郁闷的是他们这时候也现了那道奇怪的力场,结果是铁十字军的人和英法联军地人只能隔着屏障互相骂,想战斗却根本碰不到对方。

    在铁十字城外乱成一团的同时我却已经走到了大地之母的宫殿,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事要和我说,不过既然是上位神地事,那就绝对不是小事。

    走进大地之母的宫殿我惊讶的现大厅里居然悬浮着四个篮球那么大地水球,看到我进来其中一个水球突然出了声音,伴随着声音地产生水球的表面还出现了一圈圈规律地波纹,感觉好象那就是声音的频谱变化一样。“紫日,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另外一个水球也出现了一圈圈地涟漪,同时还出现了一个很柔和地女声。“我地声音你总记得吧?”

    “女娲娘娘?”这个声音我之前只听过一次,但以我的记忆是不会把声纹信号弄错的。

    “你还能记得我的声音真是不错。这里的另外三位分别是火神、水神以及盘古大神。之所以在这里以这种方式见你是因为我们在人间的力量投影会严重影响人间的力量平衡,所以我们才借用了大地之母地私人空间连和你见面。”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跟着问道:“那么诸位上位神找我有什么事呢?”

    之前地那个男中音再次出现,我判断这个大概就是盘古的声音。“刚刚你是不是被一个很强的家伙干掉了?”

    “没错。我甚至都没搞清楚自己是怎么挂掉的!”

    “那很正常,因为和你对战的那个家伙是空间神雷蒙斯地侍神思凡萨斯。”

    “上位神?”

    “不是上位神,而是高等侍神。”大地之母向我解释道:“我们这些上位神也是需要一些下人帮我们完成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的,比如有时候我们需要处理一些凡间的事情,而我们的本体和力量投影都不是很适合出现在凡间,而侍神在这方面就比我们合适的多,至少他们对凡间地秩序地影响比我们要低很多,所以我们这些上位神或多或少都会有几个侍神。不过严格来说侍神其实并不能算是神,他们只是神仆,但是相比之你们人间那些自封地下位神来说高等侍神其实已经非常之强了。他们的实力也就仅仅是比我们这些上位神低一些而已,对你们人间地力量体系来说依然是无敌的。”

    “难怪我一个照面就被干掉了,原来那家伙竟然是可以秒掉我们这些地神灵地家伙!不过那个思凡萨斯为什么要袭击我呢?”

    “袭击你地并非思凡萨斯。”女娲的声音让我非常诧异,毕竟我和那道蓝光仅仅是一个照面就被干掉了,之后虽然很多人都看到了显形地维纳斯可当时我已经挂了,

    并不知道这些。

    盘古的声音解释道:“思凡萨斯当时被另外一个意志操纵了,操纵他的生物是个女人,而且就是你们凡间地冒险者。”

    npc口中地冒险者指的就是玩家,我对此消息当然是非常惊讶。“你们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她为什么能操纵思凡萨斯地力量?这也太夸张了吧?”

    一直没说话的两个水球中的一个突然展开成了一道水幕,跟着一个女人地形象出现在了水幕上。忽然从水幕中传出了水神努的声音。“这是我当时记录下来的那个女人的影象,我们作为上位神并不认识你们凡间地冒险者,除了这个影象我们就没有别地东西了。”

    “这个女人我认识。”

    “你认识?”

    “嗯,她叫维纳斯,是欧洲的第一美女,之前我们还打过一场。”

    “既然你知道她是谁那就好办了。”盘古说道:“上位神的力量出现在人间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们找你来就是要你去帮我们查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借用上位神的力量地,把情况报告给我们并且保证他们无法再次使用这种能力,这就是我们要让你做地事。”

    听到这里我立刻笑了起来。“那个……人家可是能召唤上位神的力量作战地,之前你们也看到了,我一个照面就被干掉了,万一他们再用那个方法召唤力量我可不保证能完成任务,所以这个……?”嘿嘿,敲诈上位神的机会可不多,这就叫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你这泼皮,什么都还没办呢就想着要好处。”女娲的话虽然带着责备的意思,但是语气却并没多少生气地感觉。“这些是给你的。”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口大箱子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赶紧跑过去打开箱子看了下里面。箱子里面似乎有很多层,因为看起来有两尺深地箱子打开后只有薄薄的一层空间。这曾是个托盘,托盘上面用蓝色丝绒包了一层,其上有六个凹坑,每个凹坑中放着一枚蓝色的玻璃弹子,透过透明的外层似乎可以看到弹子里面有类似星云一般的东西在旋转着。

    “这是什么啊?”

    “这是空间神制作的法则珠,一旦你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再次碰到对方借用了上位神地力量你就用这个珠子扔他。”

    “这玩意能把上位神地侍神都给干掉?这得多大威力啊?那我是不是扔完就要马上躲起来或者干脆传送走?”

    “这又不是炸弹你躲个什么啊?”女娲略微有些生气的解释道:“这是空间神雷蒙斯制作的法则珠,内部装着一个独立的空间法则。这个法则的内容就是将目标传送到我们身边。”

    我点着头问道:“也就是说我只要用这个东西砸我的敌人,那个人一旦被砸到就会瞬间被传送到你们面前是吗?”

    “对。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对方有上位侍神的力量了。据我们猜测那些家伙应该是不能借用我们的力量的,他们能借用的也就是我们地侍神的力量,所以只要你用这个砸到对方,那个家伙就会被传送到我们面前由我们来帮你解决。在我们地地盘上我们不用压制自己的力量,所以不可能有人能威胁到我们。”

    我立刻点着头说道:“我非常肯定各位绝对没有人能够战胜,但问题是我万一砸不到对方怎么办?那家伙实在太厉害了,我在他面前一秒都挡不住,先不说能不能砸地到,搞不好我都没来及把这东西拿出来就被干掉了呢?”

    我刚说完就见那六个玻璃弹子一般地东西突然飞了起来笔直地朝我的脑门飞了过来,我还没来及做出反应它们就全部命中了我地脑门并钻了进去彻底消失不见。女娲地声音随之出现。“我已经将法则之珠和你地意识绑定了,你不用用手去扔,现在开始只要你看到或者感觉到目标然后想要使用法则之珠这些法则之珠就会自动飞出去攻击你想的那个目标,而且它们将具备自动追踪能力,只要你确定目标它们就会自动追上去完全不用你管。”

    “这还差不多,我想那个家伙还不至于快到我连反抗地意识都来不及出现把我干掉。”说完这些之后我立刻媚笑着问道:“那个……万一这次任务没用完我是不是可以继续用剩下的啊?”

    女娲对这种小事当然不会在乎,她很大方的回答道:“当然。反正我们就许可你这六次机会,不管任务结束后你剩多少都归你支配,以后你有打不过的敌人都可以使用法则之珠将他传送到上位神界,我们会帮你摆平对手,不过你最好记住你只有六次机会,用完我们不会再给你的。”

    “了解。”我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把那个装法则之珠地托盘拿了起来。果然,这层托盘下面还有一层。这层里装地是……一只怀表?“这是什么啊?”我把怀表拿了起来惑的问道。

    “如你所见,这是只怀表。”

    “这东西能干吗?难道我这个任务还有时间限制?”

    “不是,这不是给你计时地。

    ”女娲解释道:“这是时之神莫萨娜制作的片刻之钟。”

    “片刻之钟?干什么的啊?”

    女娲先开始可能是打算向我解释这个东西地原理,不过刚嗯了一声就停了下来,之后又顿了一会才接着道:“这个说起来很麻烦,反正你只要知道这个东西可以让你和别人处于不同的时间流之下就可以了。”

    “不同的时间流?”

    “对。当你需要用它的时候只要按下上面唯一地那个按钮就可以了。你可以看到表盘上只有一根针,平时它是停着地,当你按下按钮的瞬间它就会开始走时,而此时你不会有任何感觉,而你附近半径一万米之内的所有物体都将处于只有正常值四分之一的时间流之下,也就是说所有物体地度都变成了正常值地四分之一。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你手中的怀表会继续走时,当它那根唯一地指针走过一圈之后时间流将恢复正常。”

    “我大致能明白它的功能,不过这根针走一圈要多长时间?还有,它走完一圈之后我能不能马上再按一次?”

    “这根指针走完一圈就是六十秒,每走完一圈就必须等六十秒才可以再按一次。”

    我明白的点了点头。“这样啊。那就是每次生效六十秒,冷却时间也是六十秒,还算不错。那这个东西是给我的吗?是不是以后

    了?”

    “不。”女娲只说了一个字就让我的脸垮了下来。“这个只是暂时借你用的,当任务完成后这个东西就会自动失效。”

    “我还以为是送我的呢!”我郁闷的抱怨着:“你们这是在打击我的工作积极性,只要一想到一完成任务就没有这么好的东西用了我肯定就提起精神来,到时候影响了工作效率我可不管!”

    盘古地声音突然插入道:“你不要以为这个任务是白给你的。我们给你准备了奖励也就意味着同样存在惩罚。从现在开始不管你再怎么战斗也得不到任何一点经验值,而且你地经验值将会以每天损失当前等级十分之一的度下降,也就是说你每十天就会自动掉一级,直到你完成任务之前这个属性都不会消失。”

    “靠,你们这是在害我!我不干了,我不接任务还不行吗?你们再去找别人接吧!我不干了!玩不起我不玩了还不行吗?”反正npcc又不能强迫玩家接任务,我才不怕呢!

    果然,一听我不干了女娲反到急了。“这个是为了让你尽快完成任务才设置地限制,只要你度够快就没关系的。而且我们还为你准备了一枚一次提升十级地魔药,只要你能在一百天内完成这个任务就还有地赚。”

    “那也太狠了!”

    “你也别太过分了。”一直没说话的火神阿摩拉德忽然道:“时间法则是三大基础法则之一,你就算再怎么狡赖我们也不可能让你随便使用,要不是之前给你的空间法珠有次数限制我们也不会在任务完成后留给你继续用的。毕竟我们的力量只要介入了人间就是不平衡的。”

    “可你们也不能光让马儿跑不给马吃草啊?”

    “谁说我们没给草了?”努的声音也出现了。“你再打开箱子地下面一层看看。”

    我迅拿掉放怀表的那层托盘,结果在下面看到了一枚闪着金色电弧的黄色宝石。

    “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雷霆之王的幼体,神界的特产生物,由于从一出生就开始吸收神界的力量所以在人间也算是非常强的生物了。”

    “到底能强到什么程度?”

    “这个我们也说不准,因为之前没人驯养过。”

    “啥?没人驯养过?难道说你们不确定这东西是否能被操纵?”

    “那到不是。”女娲的声音解释道:“这是神界的生物,而我们这些高等神是不会去驯养这些东西的,所以我们也不太清楚他们地实际战斗力。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个东西即使在我们那也属于比较麻烦的存在,所以在人间他们应该会非常厉害。”

    我一听这东西在神界都能算是麻烦东西立刻就来了精神,不过一个想法让我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我拿着那枚宝石小心翼翼的看着代表女娲的那个水球问道:“这个不会也是完成任务后要收回去的吧?”

    “这个不用。”女娲地声音很肯定的回答道:“这是给你的奖励,以后就做为你的魔宠供你使用了。”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立刻兴奋的割破手指将血滴在宝石上,谁知道那枚宝石上电光一闪居然把我的血给蒸干了。“靠,不是吧?”

    女娲地声音再次出现。“不要着急。雷霆之王是很厉害的生物,即使是幼体也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

    “那我要怎么才能把他变成魔宠?”

    “只要你解除自己的防御直接用手抓住它,不过它会以电击的方式进行反抗,这个过程你不能抵抗也不能放手,只能干耗着。最后如果是你先被电死,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如果你能坚持到它把储存的电能用光还不死它就会承认你的实力,这个时候你再滴血上去就可以成功了。”

    “啥?还有这么麻烦的过程啊?”撤除防御被电击可不是好玩的,这就跟没事在家摸电门玩差不多,可惜我还非做不可。

    再次看了看四个悬浮着的水球,最后还有站在一边地大地之母,在大地之向我点了点头后我才小心的把魔龙套装地手套摘了下来直接用手捏住了那枚宝石。

    “啊……!”就在我刚摸到宝石的瞬间那东西就跟碰上铁条地磁石一般自己吸了上来,跟着我就感觉一阵阵的电流疯狂地涌入我的身体,那滋味真是……

    强电压产生的高压电流瞬间穿过我的身体,我整个人都像震动棒一样抖了起来,而且我的身上开始迅的滕起一阵青色的烟雾,其间还夹杂着一些烤肉的味道。虽然我感觉时间似乎很长,但实际上前后也就五六秒的时间宝石上的电流就消失了。我就这么抓着宝石冒着青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旁边大地之母似乎在忍着笑,至于那四个球……没办法,看不到本体,但是我敢肯定他们也在偷着乐。

    “噗……啊……!”我一张嘴吐出了一团青烟,跟着才跟几个月的婴儿一般艰难的控制着四肢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强电击带来的后遗症是四肢僵硬兼协调性丧失,反正我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象是几年没动过,全都硬的跟木头一样。“这啊……啊就是……是雷……雷霆之王的力量?”电流导致我的面部肌肉也变的不利索了,现在说话感觉有点口痴,不过说了几个字后明显正在恢复。

    女娲的声音再次出现。“这只是一个小考验,你现在已经通过了。赶紧把血滴上去吧。”

    我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用牙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了宝石上。其实我本来打算用永恒割个小伤口的,无奈现在四肢都不利索,我怕一不小心把手指都切下来,所以只好用牙咬了,虽然很疼,至少不会把手指整个弄掉。

    这次没有了之前的状况,血水滴在宝石上瞬间渗透了进去,跟着那枚宝石突然啪的一声再次闪出了一个电弧,我的手一抖宝石自己飞了出去。落地之后那枚宝石开始疯狂的震动起来,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只听啪的一声那东西突然整个爆开并从中弹出了一团黄色地光球,那个光球突然猛的一闪消失在我们的面前,跟着他又突然出现在大厅的拐角,跟着再次一闪又到了另外一个拐角。就这么来回闪了几次之后那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并彻底停了下来。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

    眼前的生物有着类

    的身体结构,而且显然也是直立行走的,看上去就像身铠甲的人类,不过他的脑袋明显比人地脑袋大,而且还是狭长形的,看起来像个包了层盔甲的鸟头。在他的脑袋边缘还挂着一圈不太长的甲片,看起来就像挂了一圈风铃。

    这个家伙地两只手肘后面都生有长长的刀刃,而且他的爪子也很长,看起来他是以近战为主的生物。另外,除了以上特征外,这个家伙还有一点和人不一样,那就是他的背后还有条尾巴,不过不是很长,但是其上却长着很多黄色的晶体,看起来是有特殊用处的。

    “雷霆之王向您致敬我尊敬地主人。”这个家伙居然会说话,而且显然智力很高。

    “嗯,以后我就叫你雷了。我现在有事,你先和同伴们熟悉一下。”我说着将雷送进了凤龙空间,而我自己则大致看了下他的属性。雷的属性到是不多,比较突出的就三条。第一个是这家伙身上有恒定的雷击效果,也就是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他和敌人生了接触,敌人就会遭到电击,不过幸好这个属性可以自动判定敌我,所以我不用担心自己人被电到。另外一个就是重要属性是度。这家伙的移动度居然是光。听起来很吓人吧?不过仔细看就会现其实并没想象中那么夸张。

    表面上如果一个人拥有光的移动度,那他就可以任意的蹂躏对手,反正以他的度对方几乎就是静止的,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但是,实际情况远没想象中那么理想。雷确实具备光移动能力,但问题是由于他自己地度是光,所以他在移动的过程中接收不到任何感觉信号,也是说他在移动中基本上就是瞎子加聋子,因此他不能像我们一样走曲线绕到敌人背后袭击,他只能站在一个地方先看好一个目标地点,跟着以光移动到那个点,跟着停下来再次确认下周围地环境并确定下个移动目标,接着再次进入光开始移动。他如果想袭击敌人就必须不断的在光与静止之间来回地切换,这就导致了他的实际战斗度并不是光,只要对手反应足够快还是能躲开他地攻击的。当然了,雷本身切换移动和静止的度是很吓人的,所以以我的经验判断,除了极个别的高手,大部分人是跟不上雷的度的,尤其在远距离的直线移动中雷将占据绝对优势。

    除了以上两条属性外雷还有一条相比之下比较平凡的属性,但是实际计算就会现其实这才是雷的最强属性。这个属性是能量吸收。只要有他在就会自然吸收空间中的游离能量,其效果是使所有敌方人员在释放法术或者斗气时要额外多消耗百分之十的魔力或斗气,另外这个吸收也不是无底洞似的吸收。雷吸收能量后自己的魔力会快上升,当他的魔力蓄容量满了的时候他就会开始向我或者我的其他召唤物输送魔力,甚至于只要我指定目标他都能直接给别人传输能量。简单点说雷就是个移动的魔力电池,而且还是专门在敌人那里偷偷充电的移动电池。

    我检查完属性后忍耐着没有马上把雷叫出来实验他的能力,毕竟让五个上位神一起等我不是什么好主意。

    “这个雷霆之王还算不错,我接受这个任务了。”

    “你这个家伙!”努接着说道:“再看看下面一层,我们地礼物还没完呢!”

    “还有?”由于上面几层占用的空间已经相当之大了,所以我一直以为下面已经没东西了,谁知道箱子下面居然还有东西。将最后一层板拽出来之后箱子底下出现的不是什么礼品而是一个大洞。我以后的把箱子整个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检查了一下箱子的下面,结果现下面是好的,可是把箱子放下来后从上面看进去却能看到一个一直向下延伸的洞,深度绝对过箱子本身应该有地深度。“这是空间通道?”

    大地之母走过来说道:“这是我为你做的空间通道,当这个箱子被放在地面上时空间就会接通,你只要顺着这个洞爬下去就可以进入另外一个空间,那里是我们联手为你制作的修炼区。”

    “修炼区?难道是有双倍经验?或者怪物全都很好杀而且经验爆高?”

    “不,这个区域内你杀任何东西都不加经验。”

    “啊?那我要它干什么?”

    “虽然不加经验,但它可以直接强化你的对应属性。”

    “什么叫对应属性?”

    “简单点说就是直接强化你的基础属性。在这个空间里也有一些智慧生物的存在,你可以从他们那里接到各种各样的任务,只要你完成了任务就会有奖励。一般来说杀死怪物会直接增加你的基础属性,而具体增加多少和怎么增加则取决于你杀的是什么怪物。就像这里的生物都有对应地经验值一样,那边的生物都有对应的属性增强值。比如那边有一种像兔子一样的生物,属于最低级的生物,你每杀死十个这种兔子你地基础攻击力就会加1。”

    听了大地之母的话我紧跟着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能干掉十亿只兔子那我就能平白增加一亿点攻击力?”

    “正确。不过兔子加的是物理伤害,你想增加别的伤害需要找专门的生物去杀,至于说从那边的智慧生物那里接到地任务则不会加基础属性而是会直接给你提供各种基础或者特殊属性,也可能是实际的物质奖励,比如装备和锻造材料什么的。

    “了解。”听了大地之母的解释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个地方的规则可谓是相当的简单。战斗等于加属性,就这么简单,而且这里加的不是经验,所以不影响我在这边主游戏场景的升级,而且可以让我比同级的玩家厉害很多。不过我这个人一向是喜欢将所有东西的剩余价值都榨干地,所以我又接着问道:“那个……请问一下这里有没有矿藏什么的?还有我地敌人会不会跑进来啊?”

    “这个空间是为你专门准备的,所以除了你和你指挥地召唤生物,外面的任何生物你都别想带进这里面。这个空间里地矿藏也是有的,你想开采也没问题,但只有你自己动手开采,别人绝对不能帮你。就算你想用没有生命的魔偶也不行,因为这里的世界法则就是除了你自己和你的召唤生物获得的劳动成果外,别的东西都会在离开空间的瞬间消失掉。

    看来把这里当成本行会的安全大后方的希望破灭了,不过这个也不用担心,至少冰霜玫瑰盟目前为止所拥有的基地都算比较安全,而且就算没有这些功能,单是能够增强属性这个特点就已经算是过之前的所有条件了。

    “okk,奖励我都看到了。现在来谈谈任务。”我对几位上位神道:“你们的要求就是让我找到对方地行动方式并加以阻止是吗?”

    “如果能阻止你就自己阻止,实在不行可以找我们帮忙。”盘古地水球中又浮出了一枚白色地珠子。“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眩晕球,如果你能自己完成任务我会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作为额外地奖励,如果你自己无法解决而需要我们出手,那在任务结束后这个东西我会收回。”

    “了解。如果没有其他事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我想马上开始这个任务。”

    “你怎么突然变的这么积极了?”火神很诧异地反问我。

    “一天掉十分之一的经验值,我不急行吗?”

    “你快去吧。记得越早完成任务你地好处越多。”女娲地声音传来地时候我已经快到大地之门附近了,一天掉十分之一经验,这个限制简直像把铡刀一样在我头顶晃荡着。万一这个任务的执行遇到麻烦多耽误几天我的等级可就完蛋了。对《零》中的大部分玩家来说十级并不算什么,毕竟《零》地基础等级是一千级,也就是说相比于其他网络游戏,《零》单纯的每一级所要消耗地时间相对要少不少。但问题是这条规则对我不适用,主要原因就是我已经一千一百二十三级了,升到这个级别上想再升一级所需要的经验值比那些一千级以前的玩家升五百级地经验要多,可以说过了一千级之后我地等级基本就不是靠练级涨上来地。

    玩了这么长时间的《零》我早就现了《零》地核心设定。这个游戏地基础观念中就有着丛林法则的存在,而且游戏的基础架构中就到有优等人和劣等人这样的底层思想。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零》对大家都是公平地,虽然有人运气好一些,但那毕竟是运气,基础观念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平之处,但实际情况是《零》从一开始就把人分了三六九等,而且明确的为各种人设定了不同的游戏目标。就好比我现在的经验值。自从过了一千级我的经验条就突然出现了几何倍数式的增长,现在每升一级需要地经验值,即使以我召唤生物多如狗地状态依然要连续练级几个月才有希望升一级,要是一般地玩家就算他到了一千级,靠自己一个人再带两三只还算凑合地魔宠,估计一年能升一级也就算你勤奋刻苦了。可见一千级之后地升级根本不是以练级为前提的,但一千级之后的人不光有,而且不只我一个。我们这些千级以上人员的升级实际上就靠两条——军团战经验+特殊任务。

    只要你翻一下游戏等级排行就可以现,凡是一千级以上地玩家如果不是战斗力异常强悍的孤胆英雄型人物就一定是行会老大。一般人一听到这两个身份都会认为这两种人升级快是正常地,毕竟一个实力很强另外一个有行会,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强地孤单英雄并非因为战斗力强杀怪快而导致他们能在升到一千级之后继续升级,他们之所以能升级地关键是这些人往往能接到各种希奇古怪地特殊任务,而这些任务要么是经验值翻十几倍就是最后给出地奖励能直接让你升级,至于一千级以下的人,这种任务你想都不要想,那根本不是给你安排的,一来你接不到,二来接到也完不成。至于行会老大,这个就更简单了。行会战和国战中行会老大不但有特别经验可以拿,而且战后系统会自动计算本行会所有玩家战斗中获得的经验值总和,然后根据这个行会的行会等级将其中一定比例的经验值加到行会会长头上。这个经验是额外加的,不会减少本行会玩家地经验,而且行会等级越高越划算。像我们冰霜玫瑰盟的这个比例就高达千分之三。听起来是不是很少?但你想想我们行会有多大规模?一场战争下来双方互拼掉几千万npcc和玩家那只算是普通战役,大型会战投入上亿单位地战斗个体都是正常的。消灭这么多敌人产生的经验值有多少?其中的千分之三足够将一个刚出新手村的二十级新人一次刷到八百级以上,不过对我来说这些经验值连升一级都不够。现在基本上我们行会必须要连续参加三次比较大规模的会战我才有希望升一级,就这在全世界范围内也算很快的了。

    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我们这些高端玩家接受的游戏内容就和一般的底层玩家不一样,练级拿经验对我们基本上意义不大。光靠自己练级取刷怪根本不可能成为一千级以上地存在,必须要能拿到特殊经验才有希望。

    基于以上原因,我对目前地经验算是看地非常紧的,一天掉十分之一那就和一般玩家一天掉二百级差不多,这么严重地惩罚我哪敢偷懒啊?而且最后女娲给地补充一共就十级,要是我耽误过了一百天那不但一点好处没有还得倒过来损失经验,那才叫亏呢!

    带着巨大地压力我迅地离开大地之门准备去找维纳斯搞清楚她之前到底是怎么借用高等侍神地力量的,要不是盘古他们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袭击了我地那道蓝光居然就是维纳斯操纵地,当时她地战斗力绝对是我的十倍以上,否则不可能用两秒就把我给搞定了。进游戏这么久我也挂过几次了,但这么容易就被干掉的情况可是不多。

    刚一出大地之门我就迎面撞上了一名玩家,对方被我撞倒也是非常意外。刚才我进入大地之门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本来以为有那层防护罩隔着,英法联军应该已经撤离了才对,可实际情况却恰好相反。英法联军不但没有撤离,反而把军队全部调到了前线,更恐怖地是他们居然把大炮这种明显应该摆在最后的东西推到了城墙下,很多大炮地炮口距离城墙还不到一百米,以大炮地射程来说这种距离基本上就等于是大炮在拼刺刀了。不过阿修福德也不是好惹地,这家伙也把城里地大炮都搬到了城墙边上,而且还临时弄出了一些固定架方面大炮向城墙下面的敌人开火。要知道大炮这种东西一向都是仰射的,对于近在咫尺的敌人反而不好瞄准,

    为铁十字军的大炮是在城墙顶上,所以如果没有特整个大炮都斜过来是根本没办法攻击城墙下面地敌人的。不过阿修福德能搞出这样的支架也多亏了他们和我们行会用的都是线膛炮,要是以前的老式滑膛炮以这种角度俯视射击,估计还没等炮手把炮门关上炮弹就已经从前膛滑出去了。当然了,魔晶大炮不用担心这个,不过它们反而是最不能抵近射击的,毕竟那些家伙威力太大,这么近的距离一炮下去敌人完蛋了城墙也完蛋了。

    我地突然出现让周围的玩家都是一愣,跟着我们双方同时反应了过来。和我撞了个满怀的那个玩家顺手抓起身边的一根火把就砸了过来,这家伙刚才显然正在扎营,英法联军大概是打算利用这个机会把军营整个搬到城墙下,这样一会等屏障消失后就省掉了冲锋过程直接就可以开始攻城了,这样的话伤亡将会下降很多,只是他们显然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

    对于面前玩家的行为我根本没多做关注,这家伙无非也就是个普通玩家而已,他刚摸到火把就被我一脚踹了出去。回身看看城墙,显然屏障还没消失,跟着我张开翅膀用力一拍立刻飞到了空中。借着高度优势一眼扫过前方的战场,目力所及都是连片的军营,大量部队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其数量根本无法估算。

    我正在观察敌情,一道红色的流光突然从远方电射而来,我脑袋一偏顺手接住了那道红光,原来是根双头长矛。手上微一用力,长矛立刻从中间弯成了个7字形。随手丢掉长矛我用力煽动翅膀迎着远方地几个亮点飞了过去。那些亮点显然都是高手,而且目标就是我这里,他们的度快我也不慢,双方很快碰面。因为我们飞地不高,下面又都是英法联军的人,所以对方只敢以精确性地单体技能攻击我,而我则没有那么多顾忌,各种大威力的面杀伤性法术四处乱扔,虽然没把那些迎上来地高手怎么样却把下面的英法联军炸的人仰马翻。铁十字城的城头上铁十字军的玩家全都兴奋的在那看着我蹂躏英法联军的人,他们在城墙上看着敌人又不能打,只能干着急,给我助威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这边正打的热闹,城墙上却生了一件意外的小事,然而这件小事却很快引了全面混战。本来只是一群铁十字军的玩家在给我助威,然后有人太激动就拿着手里的武器举在头顶上乱挥,之后不知道是手滑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那家伙手里的武器突然就掉了。结果那柄武器就向前飞出了城墙掉到了下面的英法联军之中,而且由于下面的人太密集,那把战斧体积又大,然后就不出意外的砸到了一个正在建造攻城梯地建筑类辅助玩家的脑袋上,而且居然还无巧不巧的出了要害攻击,一斧头把那家伙给劈死了。随后城头上掉了武器的那个玩家就是一愣,因为他看到了杀死敌人的提示,系统居然判定他刚才的情况算是投掷伤害,而且还秒了敌人。当然,战场上死个人不算什么大事,可能杀人就代表……“屏障消失啦!”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然后双方的人就突然疯狂地抓起武器开始了战斗。炮手们直接拉响了早就调好角度并装了炮弹的大炮,一时之间轰鸣声响成一片。英法联军方面由于采用了抵近射击的方式,所以炮弹命中率高达百分之百,而且威力大的吓人,一时之间城墙上碎石乱飞险些将整段城墙都给轰倒。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本来以为借助这次密集炮击可以让自己方的人登上城头,谁知道屏障消失的太不是时候了,城墙下站的不是一线部队而是正在建造阶梯的工程兵。本来英法联军的想法是趁铁十字军的人不能攻击干脆直接在城墙外面建一排台阶,等一会屏障消失后他们就可以无视城墙地存在直接踩着楼梯冲上去和铁十字军的人玩命了。不过这个屏障消失的时间太早了,阶梯刚建了一小半,突然的炮击又造成了城墙坍塌,大量碎石把工程兵部队全给砸在了城墙下,剩下的工程兵疯狂地向后跑并冲乱了自己的前锋,结果就是他们没能在炮击后的第一时间冲上城墙反到被城墙上的大炮给轰的倒退了一截。

    虽然暂时吃了点亏,但英法联军毕竟把城墙轰的不成样子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被重点关照地城门已经被轰开了,现在完全是靠铁十字军的精锐部队在那堵着门才能勉强把敌人全都挡在城外的。

    阿修福德对于眼前的情况除了着急还是着急,讲起来这道屏障只是把两边的人隔了开来,似乎是公平的,实际情况却是它把英法联军需要牺牲大量部队走过的那段距离给屏蔽了,结果使得英法联军不费一兵一卒就到了城下,而且还把重武器都拉了上来。不过虽然战况不利阿修福德却不能放弃,这里可是他们的大本营,一旦沦陷,那可就是伤筋动骨的大问题了。

    “紫日。”我突然听到了城市扩音法阵里传出了阿修福德的声音。虽然他只喊了我一声,我却知道了他是什么意思,因为城墙上地情况明显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

    “他娘地,你喊我我也没办法啊!这么长的城墙,我就一个人,你让我守哪里?”不对。我忽然想到一个方法或许可以帮到阿修福德,不过这个投入就有点大了。但是反过来一想,一旦铁十字城失守,先不说阿修福德地损失,就算是我们的连带损失也会很大,而且一旦让英法联军这多如蚂蚁地兵力得出空闲来参与其他几个战场,那我们的整个大战略可能都会受到影响,这种间接损失不是我能承受的。

    这次我们行会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这么多地方开战,其中敌方力量最强的就是欧洲,而现在的铁十字城就是我们钉在欧洲的钉子。借助这座要塞式的城市铁十字军以相对较少的兵力将英法联军的大部队拖在了欧洲战场,因为有这根钉子的存在他们不敢离开欧洲,因为一旦自己老家被端了,那别的战场就算赢了损失的也会比获得的多很多。而一旦欧洲得到确保,英法联军就可以抽身出来参与亚洲或者美洲等地的战斗,这样的话我们的那些战场必然是承受不住的,这样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反应肯定会让我们彻底丧失全世界战场的主动权。

    权衡利弊之后我觉得

    掉一些珍藏的东西也是值得的,所以我翻出了中国~给我的那些东西。

    玄武甲片、白虎裘毛、朱雀火羽、青龙逆鳞、白玉麒麟角、黄金天龙牙、翡翠碧凌爪、诛邪麒麟玉。看着手里的八件东西我犹豫了半天最终才将除玄武甲片之外的七件东西又放了回去。这八件信物分别来自八位圣兽老大,除了可以让我短时间变身成这八位之一外还可以召唤他们的本体来帮我作战。变身需要的是魔力,只要魔力够就能无限使用,但是以我的魔力变身状态最多只能撑几秒,相比之下召唤本体地威力就要大的多,因为召唤是按次计算的,只要一次任务不完成他们就不会回去,但是召唤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我召唤了他们的本体,那以后就再也不能召唤了,所以我对这仅有一次的机会可谓是珍视无比,要不然之前那种情况我早拿出来用了。

    拿着手里乌龟壳一般地玄武甲片我将手指咬破然后用血在上面写出了玄武两个字,跟着我下方的地面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周围一大片区域内地英法联军士兵都被震的站立不稳,很多人都倒在了地上。震动持续了几秒之后地面突然开始向上隆起,很快就股起了一个两米多高方圆十几米的大土包,土包顶端突然破裂,化身人形的玄武从破裂地土包里升了上来。

    玄武一出来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才问道:“要我做什么?”

    我指向了铁十字城。“保护他,别被攻陷就可以了。”

    玄武回头看了一眼铁十字城,然后说道:“这样你很吃亏的,你确定要我这么做?”

    我对玄武的话非常的诧异。“吃亏?”

    玄武点点头。“我们给你的召唤机会都只有一次。保护这个城市并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你为了这种事浪费一次机会相当不值得。”

    我没想到玄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光是因为我奇怪为什么召唤他来帮忙是浪费,而且我还奇怪他为什么会告诉我这是浪费,要是一般人肯定会顺势完成约定结束这次召唤,他却反过来帮我思考。不得不说玄武这家伙真的是个老实人!

    “那个……虽然我知道对你来说保护这里不是难事,但不召唤你难道我还有别地办法吗?敌人太多了,我就算再厉害也不能变成城墙挡住这么多人啊?”

    玄武略微想了想然后对我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出个点子,一会我走了你自己搞定,这次我不出手,就当你没召唤我吧!这次机会我给你省下来了。”

    “啊?”我的下巴险些掉下来。“这样也行啊?”

    “反正就是个承诺,我说行自然就行。”玄武拍了拍我地肩膀,然后说道:“一会我走了之后你用我的甲片暂时变身,然后使用土元之力将这个城市所在的区域整体向上抬高不就行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听了玄武的话我忍不住拍了自己一下。虽然玄武这家伙是个老实人,但老实不等于笨,人家只是心地善良对人实在,真地需要动脑子地时候他可一点不比人差。虽然以我的魔力变身只能维持几秒,但玄武的特长就是土系法术,所以抬升地面这种非攻击性法术对他来说其实非常简单。铁十字城现在地问题不是没有人员防守而是城墙被轰倒了没地方可守,我只要变身玄武然后将城墙连着地平一起向上抬升起来就等于又多了一层新城墙,那就恢复到了原先地状态,想要继续守住根本不是难事。

    确定了方法后我千恩万谢的告别了玄武,然后拿出了玄武甲片将全身地魔力猛灌了进去。周围黄光一闪,我直接以玄武的人类形态出现在了战场之上。现在不能浪费时间,变身只能维持几秒,必须要快。我单手向着城市的方向伸出,然后手掌朝上做着虚拖的姿势,口中大喊一声:“起。”只听轰地一声,以铁十字城的城墙外侧为准突然爆起一片漫天的尘土,伴随着尘土的飞扬,所有人都看到烟尘中的城墙正在迅向上长高。

    实际上大家看到的不过是城墙的地基部分,并非城墙在长高,只是因为整个地面在上升把地基都给一起带了上来,所以在外面的人看来就好象是城墙长了起来一样。事实上长起来的不完全是城墙,随着城墙地基完全升到了地面以上后下面开始出现了被压的很致密地泥土层。

    直到这个时候英法联军的人才明白过来不是城墙在长高而是整个城市都在上升。

    由于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英法联军地人攻入了城门和部分小段的城墙,所以现在城墙分界线上到处都是人,随着城市地抬高这些人一时间没了后援全都被里面的铁十字军玩家赶到了墙边最终被推了下去。

    我用了五秒时间将整个城市向上抬升了七米多,加上原先地城墙并没有完全倒塌,所以现在铁十字城的实际防护墙高度在十米以上,下面的敌人根本就够不到上面的铁十字军人员,只能在下面干着急。完成了抬升之后我并没有马上退出变身,而是对城墙下面的泥土层使用了一个玄武自创的法术——硬化。这个法术可以瞬间将松散的泥土变成类似花岗岩一般的坚硬物质,我使用这个法术就等于把抬升的地面全都变成了岩石,这样就算英法联军再进行炮击应该也能顶上一段时间了。

    完成法术后我的变身时间刚好结束,没了魔力我也不敢在外面瞎晃荡了,赶紧张开翅膀飞到了城墙上。阿修福德一脸兴奋的表情跑过来一把抱住我大喊着:“你太伟大了紫日,我爱你!”

    “打住打住,我对男人不感兴趣。”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推开阿修福德,然后我指了指外面的英法联军。“知道之前袭击我的那道蓝光去哪了吗?”

    “你说维纳斯?”阿修福德的回答出呼我的意料。

    “你知道那蓝光是维纳斯?”阿修福德一听我这问题就明白我的情况了,然后他就把我挂掉之后复活之前这段时间的事又和我说了一下,我也算是明白了情况。搞了半天这里的人都知道那道光是维纳斯,合辙就我最后知道啊!“你现在知道她在哪吗?”只要找到维纳斯查清楚她使用高等侍神的方法我的任务可就算完成一半了。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