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松本正贺之风云再起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我这边正在那犯愁,忽然就见前放的敌军之中有个白色的(两字看不到)忽然飞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之中,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之上那个身影显的特别的英武,感觉就好象战神降世一般。【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不过我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却是不由的心中一松,因为那个白甲武士正是消失的松本正贺。不得不说这家伙也是个当领导的料,最起码人家表演的天分是足够了。

    只见松本正贺那家伙全身闪着夺目的折色光华迎着星爆之后回吹的多一事不如少狂风气势磅礴的号召着:“我以一名日本玩家的身份在这里向各位出倡言。让我们暂时抛弃我们之前的身份,理在,在这一刻,我们只有一个身份,一个共同的身份——大和武士。不管你之前是什么人,属于哪个势力,但是现在,在这战场上,我们都是大和民族的武士。就算历史再怎么变迁,我们也要让世人知道,我们大和民族的武士道并没有没落。”说到这里松本正贺停顿了一下,在用无比深沉的目光扫视全场后才突然大声喊道:“武魂不灭,大和必胜,大各必胜!………”

    随着松本正贺的口号,下面我派给松本正贺的那些人最先反应也过来。于是他们立刻跟着松本正贺喊起来,接着那些加入松本正贺的势力的真正的日本玩家也跟着喊了起来。有了这些人带头,剩下的原本属于鬼手信长的势力的日本玩家也开始逐渐有人跟着喊了起来。情绪这东西是会传染的,如果你身边的人都非常的狂热的话就算你一个人想冷静下来大概也是没可能的,所以在这种狂热的气氛渲染下一种近乎疯狂的热潮迅席卷了所有残余下来的日本玩家和npc。虽然之前的陨星坠落杀伤了不少人,但鬼手信长带来的部队可不少,剩下的这些人一起大声呼喊一个口号是相当的声势惊人,一时之间也不清楚状况的我们行会的玩家似乎还有些被震住了的样子。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起作用的也就是那个气势。现在的松本正贺的鼓动下下面的日本人全都变成了双目赤红,恨不得马上冲上来和我们拼命一般。

    看到自己的鼓动收到了出预料的良好效果之后松本正贺聪明的立刻开始召集那些有着npc部队指挥权的玩家,国为鬼手信长现在不在这里,加上刚才鼓动,这地人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就直接聚到了松本正贺的身边听着他布命令。

    在被我们打败并被鬼手信长取而代之之前松本正贺毕竟也实实在在的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日本玩家的总领袖,就算现在下课了,但是积威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况且能在当初将一盘散沙的日本玩家拧成一鼓绳和我们对抗松本正贺多少还是有些真本事的。相比之更接近莽夫的英雄的鬼手信长来说松本正贺在指挥方面绝对比鬼手信长强出几个级别,那些残存的部队很快就被他整理了出来,而且趁着我们这边也在收拢部队重新布阵的工夫他居然硬是把日本人的残存兵力给整出了个大概的阵形,尽管由于兵种的残缺,但看起来多少有那么点样子了。

    看着自己整出来的阵形松本正贺捏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目前也只能如此了。”说着他突然大声对一个原本属于鬼手信长的日本玩家说到:“命令前锋军展开防御阵形。”“啊?我们不和中国人对冲吗?”那个玩家大概是跟着鬼手信长混久了,明显不适应松本正贺的指挥概念。我早说过,鬼手信长是个莽夫,看起来他比松平正贺要英雄的多,其实在我这样的聪明人眼里他哪是什么英雄,整个就是狗熊,不,他连狗熊也不如,他根是头野猪。狗熊还知道躲避危险,这个鬼手信长却是完全不知进退,他只知道一个劲的忘关冲就对了。像今天这个情况要是他在此指挥百分百无法指挥部队冲上来和我们正面对撞,然后就是一通惨烈的混战厮杀,看起来确实很壮烈,但却基本没多大的杀伤力。松本正贺的布置可就不一样了。他好歹知道根据敌我状态和附近的地形等因素综合考虑排兵布阵,比如现在这个防御阵形。以正常的战斗指挥来说松本正贺是不用向手下解释什么的,但是现在松本正贺指挥的其实是鬼手信长的部队,所以他不得不耐心的向那个玩家解释道:“中国人的损伤不在我们这,在不考虑增援的前提下我们现在的实力比他们要弱。他们的前锋是冲击国很强的重骑兵,我们却只剩稀稀拉拉的几个骑兵而已,步兵和骑兵对冲肯定是伤亡惨重,与其浪费体力和对方坐骑拼冲击力还不如就地结阵,只要我们的阵形摆的好,挡住中国人的骑兵要本不用付出多在损失,一旦消耗掉骑兵的冲击力他们也就和步兵没多大区别了。”

    之前还和我通过话的那个冒充日本人的中国玩家现在见机立刻吹捧道:“还是松本君技高一筹,一个简单的决定就将中国人的骑兵优势消弭于无形中,这可比傻愣愣的直接冲上去要强多了。”虽然习惯了鬼手信长的指挥习惯,但是这个鬼手信长的手下却并不是傻瓜,以前有智囊团和鬼手信长指挥,他只是负责按命令作战,所以很少想这些战术层面的事情,瑞一听松本正贺的解释他也回过味来了,合着以前跟着鬼手信找完全正确是在拿人命送菜玩,怪不然每次和中国人打都得在数量上出对方一倍多才有胜利的希望,原来是战术问题啊!鬼手信长根本不管什么环境什么敌我力量,部队一碰面马上就开始冲锋,那还有不死的?

    “整队,组成冲击阵形。“战场这边我对着水晶通讯器下达着命令。军神指挥的士兵立刻组成了阵式。不守我们看到对面的松本正贺也在布阵,所以故意放慢了一些度,别上松本正贺也没让部队主动冲锋。所以他们就比我们多也了一些整队的时间,我们这边完成布阵是比较早一些,但是冲锋的过种双消耗了点暗,松本正贺抓信这个时间差也把部队给整好了。就在双方进入攻击距离之前的几分钟松本正贺那边终于完成了最终阵形,眼看着我们的骑兵就要揞上他们的先锋之前日本人的前方突然出来一大群工兵开始在地面上挖起了坑。虽然看到了这个情况但是我并没有让部队停止前进,这次的战斗主要是为了树立松本正贺的形象,我带的这点兵就算全赔进去,只要能把松本正贺竖起来也就够本了。骑兵冲锋的(两字看不到)是相当恐怖的,尤其是《零》不是款魔幻游戏,我们所谓的得骑兵骑的可不是披着铠甲的战马,而是一种叫甲龙日占兽。这咱草食性动物的全身都覆盖着近两寸厚的骨质板甲,甲片下面还有比象皮还要厚的老皮,一般的兵器要本就砍不进去,而且这种生物的脑袋方还有有根像铲子一样的撞角,虽然关不尖锐,但是这个接触的覆盖面积却大,而且不像那么容易断,加上这种甲龙兽虽是草食动物却异常好斗,其战场坦克的身份约对的实至名归,一般的骑兵碰上这种东西根本连还手之力也没有。要是鬼手信长指挥的部队不死个几十倍的兵力根本不可能挡住这些甲龙兽的冲击,但是这次有松本正贺的批挥就不一样了。

    日本工兵在短短的时间内在阵前挖出了一道的浅沟,然后重盾手立刻走上前将自己手里的盾牌下缘插入了地面上的沟壑之中,这样的盾牌等于就固定在地上。在完成了盾牌的摆放之后日本人又开始往盾牌后面填土,虽然时间比较短,但是在两军接触前不审勉强在第面盾牌后面填了一尺多高的土出来。这样的盾牌就更难被冲开了,在这些布置完之后两军正式进入了攻击距离,我们这边的重型甲龙部队像是跨过了一条盾不狗崽子和线一般,只要一过那个距离的甲龙立刻就由小跑进入了全力冲刺状态。这些大家伙的腿虽然不长,跑起来却也不慢,全力兑现的时候更是声势惊人,简直就像是一大群重型坦克的突击一样。日本玩家本来看到这个状况都开始有些军事情报起来。人的情绪是会根据自己的状态而有所变化的。以前鬼手信长带着他们和我们的重骑兵对冲,虽然实际上的伤亡会更大,但是因为自己也在冲锋,看起来对面的敌人却不会显得多么气势惊人,可是现在步兵都是站着不动的,看着前面的洪水一般奔涌而来的重型甲龙那些玩家都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不过当他们回头看到松本正贺镇定的表情之后都稍微冷静了一些,至少没有人离开自己的位置。9楼

    “法师团准备。流沙术无规则释放。”松本正贺满脸镇定的下达着指令,旁边的旗手立刻挥舞旗帜通知前机的旗手。

    甲龙眼看着就要进入最大的占的时候前方突然多了无数的沙坑,跑在最前的甲龙看到沙坑居然轻易的跳过去,可问题是后面的在冲锋的时候是看不见路的,只能跟着冻有面的尾巴跑,看到前面的甲龙起跳后面的也跟着跳,可是这个反应度会因传递问题而逐渐变慢,在连续跳过了七八只甲龙后后面的甲龙终于有反应不及一脚踩进沙坑的。坚硬的地面和流沙自然是不一样的,一只脚下去立刻就陷了进去。腿上这么一停顿巨大的惯性立刻就将陷入流沙的甲龙带翻,连带着后面的甲龙也稀里哗啦的撞成一堆,至于上面的骑兵直接扔了出去被后面的甲龙踩成了肉泥。重骑兵冲锋最怕的就是队伍中出乱子,因为密集的冲锋阵型下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后面的队伍避让前面的人,除了踩过这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就算想停都不可能。

    虽然重骑兵的中路受阻,但是前锋好歹是过去了,前面的甲龙带着狂暴的气息迅接近盾牌的阵地,可是还没等他们冲到盾牌前面就好现对面飞来了一片密集的箭雨,不过这个东西对甲龙来说就是挠痒痒而已,就算是他们身上的骑手也不会爱到任何影响。因为甲龙体大力强,所以不用考虑负重的问题,他们向上骑手穿的都是特制的钢甲,别说箭了,就算是攻城弩只要角度不对都很难射穿这种铁罐头一样的铠甲。顶着箭雨冲到盾牌阵前面的重甲龙突然集体一声怒吼,跟着整齐的低头用最坚硬的撞角对着前方,而本来已经非常快的度突然又猛增一大截。这最后的五十米甲龙几乎就是两秒之内冲了过去,跟着就听咣的一声巨响,第一排的盾牌虽然像被铡刀横着切断的青草一般瞬间断成了两截。即使没有锋利的刀口,投笔从戎恐怖的度甲龙的撞角一样能产生刀刃一般的刀削力量。当然伴随盾牌断裂的还有漫天飞舞的泥土,但是甲龙的度好歹是被阻了一下。冲跨第一道盾牌的甲龙瞬间将后面顶盾的盾手给撞飞了出去,然后就直接顶着这些盾牌手的尸体撞上了第二道盾牌,一阵令人呀酸的金属扭曲声中第二道重盾大部分被撞着了“〉”形,跟着这些甲龙度不减的继续向前突进,一路撞弯了七八道盾牌并将夹在其中的盾牌手都给挤成了肉酱,但是这一路冲下来也推出了太多的泥土,由于盾牌是被*进了地面之下,这一路推过来基本上甲龙就是像推土机一样在推着一大堆的泥土在前进,而且由于继续深入阵地后顶的盾牌越来越多,甲龙的度也张于慢了下来。

    “忍兵队。”松本正贺果断的下令,然后就见前方甲龙群下方的土地中突然钻出很多个包着布片的脑袋。这些人一出来立刻用手里的剑插入了头顶甲龙的腹部。相对于背上的重甲,甲龙的腹部几乎可以说是不设防的,虽然后也有一层钙化的甲片,但无论覆盖面积和厚度都非常小,而且连下面的皮肤都比上面的要嫩不少,忍者们自下而上的一番袭击立刻让甲龙部队损失惨重,受伤的甲龙庞大的身躯倒在前进的道路上反到给后面的人制造了麻烦,冲击度很快就慢了下来。虽然依然有不少甲龙成功突破了盾阵进入后面的步兵阵地,但是毕竟大部分的甲龙都没能支撑到目的地,所以日本人的压力比之前要小了很多。“松本君,不得不承认你的指挥比鬼手君要强太多了。”鬼手信长的那个手下看到现在这个状况大声赞叹道。

    检录本正很客气的说道:“其实这也就是基本的兵种相克而已。《零》这款游戏的兵种相克性非常强,某些兵种碰上克自己的兵种几乎就是毫无还手之力,而他们对上自己克的兵种又是如无人之境,只要能灵活的得用这些兵种的相克关系就可以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高,实在是高。”那个玩家也客气的伸出了大拇指夸赞着。事实上战斗进行到这时顾惜才刚进入真正在需要指挥时段而已,之前的那些不过是小聪明,真正要技术的这才开始。

    两边的军队冲到一起之后立刻开始混站,甲龙就算没有了冲击力也是步兵(两字看不到)四足着地还有三米多高的甲龙挥起巨大的脑袋用力的左右晃动,那对铲子一般的撞角简直像两个大扫帚,反有企图抵挡它的士兵都会被告直接未见击飞出去,除了重型兵种根本没人能和这些家伙硬抗。

    几名日本玩家指挥着向个力量型的npc士兵突然从多个方向扔出了十几根绳圈套住了甲龙脑袋上的撞角,没有锋吕的撞角要本无法切断绳索。不过甲龙也不是好欺负的。那头甲龙一声怒吼,然后向右猛的一甩脑袋,它左边的那些人立刻被带飞了起来,不过这些人则一落地旁边的人扑了上去拽住绳索,更多的士兵趁着甲龙被困住的机会爬上了龙背将甲龙背上的骑士给干掉了,后面列多的人则在6续向甲龙的腹部动攻击,不过甲龙体型比较大。即使受伤了也能支撑一会才会倒下。爱伤了的甲龙变的极度狂暴,拼命的在人群中晃动着大脑袋撞翻了无数的人。就这么一番混战甲龙部队很快被彻底吃掉,但是后续的轻骑兵部队已经趁乱杀到了外围荡然区域,不过他们没有冲进阵地,而是拼命的箭矢进行骚扰,日本人也有人放箭进行反压制,但是由于阵形已被部乱,所以行不成箭雨,分散射出的箭矢基本上是没什么命在旦夕中率可言。我们的骑兵部队在放完了一轮箭矢之后立刻驱马沿着敌人的军阵外围向后绕,松本正贺现这一状况后心里忍不住嘀咕道:“这个紫日,说让我真打也不用搞这么夸张吧!我这边就剩这些残兵你还跟我玩风火轮,这不是要我命吗?“

    风米轮指的就是经箭为主要攻击手段的游骑兵,这些骑兵围着战阵不断进行跑动射击,因为骑兵一直围着步兵阵在转圈,所以就算是运动战,而日本人古代的时候就从中国学过风林米山这种四字边阵纲要,其中风指的就是部队行动要疾如风,火则指的是部队的战斗方式要快如火。这些游骑兵是边跑边打,正好对应了风火两种纲要,所以日本玩家和中国玩家都管这种弓骑兵绕阵的攻击方式叫风火轮。对于缺乏骑兵的步兵阵来说是一种非常无赖的打法,因为没有就不能去追外围的弓骑兵,步兵自己的箭兵部队如果集中在一起对方就会绕到别的地方,步弓兵肯定是跟不上弓骑兵的度的,所以他们肯定没法跟着一直在转圈的弓骑兵和他们对射,而如果分散弓兵配置则无法形成火优势,这样反而会损失更大。可以说不考虑时间问题的话一游骑兵部队完全可以用这种无赖战术将几倍于自己的步兵群玩到死。

    “传令阵地前移,步兵阵移动攻击前方部队,重步兵顶到前面去,在阵地要害区域加盾牌手保护。”松本正一串的命令搞旗手一阵手忙脚乱,因为要指挥的是鬼手信长的部队,所以旗手也只能用鬼手信长的旗手,但是以前跟着鬼手信长的时候旗手没这么多的命令要下达。虽然松本正贺的命令比起鬼手信长的要简练易懂的多,但是这么多命令串联布也让这个放手有些吃不消。

    松本正贺使用的方法其实很正确。因为风火轮虽然理念上消耗数售于自己的敌人,但是那是不考虑时间问题的前提下,实际上真要靠这个战术赢得胜利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弓骑兵的杀伤力太弱,战阵之中请注意补血很难造着致命伤害,等你耗尽对方的药品和治疗人员的潜力估计对方已经走到自己的城市里去了,你能跟着一起进城继续射吧?由于单位时间内弓骑兵的杀伤力很低,看起来好象伤害很大,实际上却完全可以不用去管他们。松本正贺的命令部队前冲等于就是加了双方兵力的穿cha,而完全接触部队穿cha后接触面积的增大,能同时交战的士兵也会变多,这等于是变相的加快了战场的节奏。弓骑兵就是靠时间换杀伤的兵种,加战斗就等于是娈相削弱了弓骑兵的杀伤力,况且一旦部队真的混到了一块风火轮也就玩不转了。弓骑兵双不是狙击手,那么多人混在一起你一通箭雨下去鬼知道是敌人死的多还是自己人死的多。所以同有哪个白痴会在这种情况下乱放箭,他们能做好的顶多就是靠近之后定点清除一些靠外围的能准备瞄准的敌人,对整下战场的影响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随着两军完全冲到一起,我们这边的弓骑兵也如松本正贺的计划一样失去了战斗力,而原本跟着鬼手信长的那些指挥人员看到这个状况全都眼前一亮。

    “松本君你真是神人啊!”一个玩家忍不住称赞道。

    “什么神不神的。”松本正贺摇头道:“这只是基本的战术而已。”

    虽然松本正贺这么说了,但是跟在他身边的我伯人却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个贬低鬼手信长的机会,于是马上装做很疑惑的样子cha嘴道:“不对啊!就我所知来看中国人的战术一直是很强的,你们难道一直没想着学点什么吗?”

    一个早就现这个现象并且对鬼手信长有些不满的玩家立刻抱怨道:“你们去学有个屁用,鬼手信长每次都是让我们一哄而上,战阵之中最忌的就是不听号令,如果我们改变战术搞乱了阵形反而还不如直接硬冲来的好。中国人每次的战术都是层出不穷,他们根本就不会和我们硬碰硬的真打,每次都是用战术配合把我们搞的损失惨重,要是我们人不够多一般也会被告包围全部干掉,要是够多的话则会损失惨重最后搞个惨性。就这鬼手信长还能兴奋好长时间,那些跟他一样白痴的家伙还夸他英武无比,我看就一群没脑子的猪。““你怎么能这么说。”一个帮鬼手信长的家伙听了之后立刻反对道:“虽然鬼手君的战斗方式确实是直接了一点,但我们好歹也是在反击中国人,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就算你不喜欢他的战斗方式也不能侮辱抵抗中国人的同志吧!”

    松本正贺知道不能把鬼手信长批的太狠,于是出来打圆场道:“其实鬼手君的战斗方式不管如何那是、也是战术层面的事情,这个和他的人品无关。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是人得不说在抵抗中国人的战斗中他多少不审产生了一些正面影响的。”

    有了松本正贺这个话的那些亲鬼手信长的人脸色就好看多了,而中立派的人则更加佩服起松本正贺的涵养来至于支持松本正的人那当然是更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战斗还在进行,诸君还需努力啊!”松本正贺的话将大家又给拉回了战斗上来。

    其实战斗进行到这个阶段场上能指挥的真的已经不多了,不是战场不需要指挥,而是根本没办法指挥了。即使在现代的战场上通讯器也还没有普及到每个士兵,何况这个魔幻游戏内,除了我们行会有着专门干这个的战场指挥电脑军神以及特殊的水晶讯器外,别的行会都只能进行大致的指挥,现在这种混战场面收到信号的旗手就算能把消息告诉身边的长官,可是长官也没有办法把命令下达下去,甚至于不少旗手在混战开始后直接就被干掉了,没有旗手连前线指挥官都不知道后面的命令具体是什么了,除了按照之前的命令继续执行也只能看着办了。相比之日本人这边的小小混乱,我们的指挥却是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即使现在混战的战场中连我和克利斯缔娜他们都搞不清具体哪些人在什么位置了,但是军神被设计出来就是干这个的,他能清楚的找到第个人并进行针对性的指挥。按照即时战略类游戏的说法,这是相当于变态级的微cao,对物就算兵力比你多也约对是要吃大亏工业的。不过吗……我们这次的目确良打骂不是要消灭掉日本人的部队,而是树立松本正贺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回此我们要的不是胜利。当然,失败也是不可以的。在想能让这场战斗有震撼人心的效果那就必须把战场搞的惨列一点,因此我的计划是——平局。

    本业我们这次为了救场所以仓促之间只调集了少量的部队前来,这一仗打下来后方双有很多人已经赶到了,不过为了这个平局的结果我就刻意的让这些部队暂时留在了城市里驻扎,没把他们拉过来,不然洪水一般的大军,一旦赶到那肯定会有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日本人残余部队全部搞光的,我就算故意示弱想让有些人全死光也未免显得大假了些,再说抬升松本正贺的形象有这些部队垫脚就够瞧了,再往里多扔就纯粹是在浪费了。

    战场上双方的战斗是越打越激烈,之前还能有点小的配合什么的,后来基本上双方都杀红了眼,所有人就记得向前冲了,连指挥官专利申请忘记指挥自己部队,人的情绪爱环境影响很严重,要是在平时很多人看到自己瑞士的样子一会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猛,但是在战场上那种气氛的渲染下很多人都会表现出的异常疯狂,历史上经常出现军队打着打着就收不住手的情况,这都是一个道理。

    一名我们行会的pc扎倒在地,跟着旁边冲不定期来一个日本玩家一刀带飞了那个npc的脑袋,但是那个玩家不没来及高兴立刻又被一名我们的npc士兵一枪捅了个对穿,战场上除非是有我这样压倒性的力量能让周围的人完全近不了身,否则一般的高手在混战的战场上被告小兵干掉寻阳再正常用不过的事情了,就边当初我们行全还没有完全展起来的时候鹰这家伙曾在战场上被一个比自己低了近二百级的玩家一刀抹了肚子。这就是忙中出错,战场上到外是敌人,你防得了这边挡不住那边,总有失手的时候。

    “嘿嘿,不好意思,一时之间太投入了!”红月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你自己要不要亲自下场?"

    你都不能尽全力我一下场还不马上就分出胜负了。刚才我丢了个级魔法,日本人那边会以为我不参战是因为还没回复过来,要是我参战了不尽力反而容易暴露,还是不要画蛇添足的好。

    明白了。红月说完切断通讯继续开始种牛痘,不过从我这里能明显的看出来她的战斗比之前要缓慢多了,而且这丫头也聪明的很。她虽然手上放水,但是却有办法装样子。只见她打着打着突然就对身边的人说道:“帮我挡一下。”然后她就躲到后面拿出瓶药在那猛灌。对面的日本人一看就知道她的生命或者魔力快枯竭了,于是就抢上前来攻击,红月则装着魔力不组专用低法术进行攻击,这样战斗力自然就降了下来,而且日本人都一位她是魔力不够了,没有人会怀疑她是在放水。不过就在她正东躲西藏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划过她的头顶,要不是感觉到威胁她临时一低头就险些直接斩了,尽管最后还是闪过去了却也把红月吓出一身冷汗。“谁、?”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